这场景眼熟啊!

邓纯立刻确定,正是他模糊了梦境与现实边际,从阪城逃回,又二度回返时,在已经辨不清虚实的阪城航空港看到的景象。

墨拉和康士坦茨两位超凡种强者,都认为这是一处人为搭建起来的“逻辑界”,圈住了真神的一点力量本质。而当时“千聚真神”也确实现身,等于是验证了这个猜测。

再后来,邓纯去飞艇了结自家因果,便给直接挪移到了湖城这边的“二号地洞”中,那处“逻辑界”何等结果,就不清楚了。

不想此时又进来。

看情况,这处“逻辑界”竟是一直作为“囚牢”,困锁住真神的力量本质吗?

这样的话……在这儿立了三周了?

真神这都能忍?

此时,熟悉的声音从侧面传过来,“这就是今天的置换场所。除了归还力量本质以外,还要配送其他的东西。”

龙七?

邓纯听出是哪位,第一时间转向。心???????????????中确定,置换“真神力量本质”的猜测,是落到实处了。面上则更客气:

“七哥!”

同时他也发现了另外一人:“老药?”

龙七笑眯眯对他挥手,老药则是回了一句“邓主管”。

两位已经进入雾气迷宫深处快一周的人物,齐齐出现在这里,听上去是深度参与了置换行动,这就体现地位的差别了。

羡慕肯定是有的,特别是对老药。

他几乎和老药同时遇上那位,然而初始立场还有后面的人脉、行动没跟上……一步落后,步步落后,更何况两步、三步?

这就分出来远近亲疏了。

不过还好,象征“神选”的金属面具和黑沉披风,仍在他身上。

那位对他的性情未必中意,可是将这标志性的“法器”放在他这里,就说明他是有用的,是合适的。

这个团队很新,“老板”崛起的时间才多长?哪怕是这里最“老资格”的龙七,也只是六月份才加入,还是跳反。

根据各方信息,龙七以前的团队,差点儿一炮送瑞雯归天……

这不就妥了么?

事实证明,这个团队耐受度是很高的。只要一心归向,此前的些许问题,大概率也并不至于成为问题。

在这个新团队中,他若能及时找到自身定位,并做得妥帖,还怕没有后续的进步?

想到这里,邓纯倒更觉得前路可期。

之后,邓纯便主动询问,龙七二人这段时间过得如何、“那位”有什么吩咐……他能做什么之类。

龙七笑呵呵地回应:“和天照教团置换那档子事,老邓你清楚。”

“刚刚还在看直播。”

“那就行,天照教团那边放人了,咱们也要交付置换物。今天,咱们就是协助那边派来的人,让他们把‘逻辑界’里面的玩意儿搬回去。”

邓纯下意识回头,重新扫视一遍:“都搬回去?”

他的言下之

意是:原来眼前呈现的这些,都是那位“在世神明”的战利品吗?

可能是他的意思传导有误,龙七的回答多少有些偏差:“还有你那边,过去这一二十年,人家在湖城经营了好大一番产业,既然置换,就要尽可能给还回去,不能昧人家的好东西。”

虽未得到预想中的答案,可龙七的表述,邓纯还是懂了,不免惊讶:

“那些……”

话将出口的时候,他自己给咽了回去,只是在心里面合计:天照教团在湖城经营的那些,浅白了讲是“谍报网”,以墨拉清除掉的“社会强力人士”毛雁为代表;往深了说,则是针对浑敦教团、百峰君的庞大资源,安排植入的那些隐藏脉络及其对应的加持反馈机制;甚至说,雾气迷宫中那莫测其踪的巨大“饵物”也在其中?

这些要是都给奉还回去,岂不是等于天照教团乃至于李维体系在湖城的所有安排,全部给扫荡一空?

这又怎么可能?

要说,从???????????????里世界的价值判断来看,当下置换双方,这边支付的筹码份量——也就是“真神”或者说是“扶桑神树大神藏”的力量本质,肯定要比横断七部来得重要,再“匹配”一些,也不是不可以。

名义上是“送回”,事实上是“剪除”,路子是对的,可真要做得太绝,两边的份量又不对称了。

天照教团、或者说是李维体系在湖城数十年的经营,可能还包括在雾气迷宫里的秘密……真要一窝掀出来,那还置换个屁,根本就是再度开战了!

邓纯在那儿发愣,龙七则笑嘻嘻地再补充:“这事儿给你的通知有些晚了,三方谈判嘛,乱七八糟的事儿特别多,你懂的……所以不要有压力,这些需要置换回去的东西,咱们慢慢扒拉,不要伤到那些根须末梢什么的,都是人家的几十年的心血。但也不要着急,时间还早。”

“哎?”

“守师傅,我是说横断七部那边,刚刚上了船,从阪城到箕城再到夏城,怎么也要一两天的功夫。在他们靠港之前,这些工作做得差不离也就是了。”

这种明晃晃拖延时间的打算,说得不能再明白了。

邓纯终于恍然大悟:早说嘛!

原来是担心前期置换完成之后,天照教团那两位又翻脸反悔,所以要把核心置换物,也就是真神和扶桑神树大神藏的力量本质,以“全部搬回”的理由扣住,拖到横断七部安全抵达夏城,才真正交回。

至于那些“经营产业”,也就不会是全部剥离干净,事实上也剥离不干净,至少雾气迷宫深处的巨大“饵物”,现阶段是肯定找不到的。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层意思:

大约是横断七部回归得越快,这边归还得就越及时,对那些乌七八糟的“产业”也就草草掠过,不会太计较;可要是阪城在这上面拖拖拉拉、另有谋算,就别怪自家在湖城的布局被一举清盘……甚至力量本质什么的,也出状况。

说起来,这件事还真的必须通过他这位“神选之

人”进行操作。毕竟“百峰君”各大条块之间的能量信息链路,都在邓纯身上这件黑沉披风中呈现。

想通了这一点,邓纯再不关心天照教团对这种置换方式满不满意、记不记仇,只对自己在这种关键置换上的绕不过去的职责感到开心,更是拿定主意,要好好表现。

正想着,忽然觉得身上微寒,下意识抬头,就见到对面、隐约可见阪城航空港轮廓的浓雾之后,出现了一个高大肥硕的身影。

其面目在浓雾中不甚清晰,一对没什么神采的死鱼眼睛,却盯着这边,又好像没什么焦点,空洞洞的令人心中生寒。

龙七安慰:“是对面派的监工,不用管他。”

“肥龙!”

邓纯几乎同步想起这人的身份。

“秘教三杰”这种基础知识他还是知道的。号称是三大秘密教团中,下一个最有可能成为超凡种的强者,与公正教团的柴尔德、密契之眼的洪大师范齐名,无论如何也称得上是重量级???????????????人物了。

这人虽然看上去木愣呆滞,智商不太高的样子,邓纯也不敢轻视。又听龙七在旁边大声说话:

“那些潜藏在百峰君体系里的脉络需要逐一定位,正好这两轮太阳在头顶上,没有比这更好的‘标尺’和‘染色剂’了,老邓,你仔细点,不要抠坏了。”

闻言,肥龙空洞的眼神似乎是望龙七那边聚焦了一瞬,也是那一瞬,金光如矢如电,格外凌厉、炙热且毒辣。

龙七“哎呦”一声,往后踉跄两步:“我这边刚安上新版机芯,身子还没好齐全,怕是帮不上忙了。这样,我也当监工,你和老药两个人干吧。我看下直播,学习一下先进经验,不介意吧?”

“……”

龙七才不管别人如何回应,就盘腿往地上一坐,在这浓雾弥漫的“逻辑界”里,打开投影工作区,点开协会内部论坛上的直播间,看横断七部那边的进度。

话说这是“逻辑界”,之前都当成“囚牢”的地方。如果不是有“专线”撑着,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龙七如此,更是落实了“监工”的名头。

邓纯往投影画面上瞥了一眼,见承载着横断七部全员人马的客轮也才刚刚离港不久,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于是,他提起一口气,慢慢踱步向前,一直走到只显现出部分枝条和气生根的扶桑树影之下,尽可能忽视掉近在咫尺的肥龙那空洞又诡异的眼神,细细观察琢磨起来。

老药和他一起,有样学样,甚至还好奇伸手,用他那条“麒麟臂”去触碰垂落入地的气生根,好奇之心溢于言表。

“你们两个,可不要横生枝节。”

龙七又咳嗽一声:“不要做那些会让大家误会的动作。哪怕不相干,一旦误会了,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后果,可怎么办才好?”

邓纯和老药一起回头,后者不知道,邓纯这边似懂非懂,再看已经非常接近的肥龙,这位的呆滞眼球在眼眶里似乎微微一动,再没有了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