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

尖锐的闹铃声被从被窝里伸出来的手关闭,被子底下的人翻了个身又沉沉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过久被窝里的人腾地一下坐起动作迅速的抓过床头的闹钟,当看到屏幕锁显示的时间顿时脸色大变!

“要——迟——到——啦——!”

于是,开学的第一天月山歌代是以飞一般的速度奔往阳泉学校的。

今天是阳泉学园新生报道的日子所以早早的学校里就挤满了人,尤其是公告栏的地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这让想看自己在哪个班级的歌代大为烦恼。凭着她的身高就算踮起脚尖将脖子伸到最长也只能看到公告栏的边。

“这下麻烦了。”她挠了挠头,要是薰酱在这里就好了。每每在这样的时候她才会想起她的那个死党,“要是薰酱在的话我现在已经坐在班级里补眠了。”

以往这个时候都是薰帮歌代看的分班表,然后用电话通知她让她可以慢悠悠的到班级。可是这次,两个从小就没分开的好友第一次相隔两地,向来依赖薰的歌代自然各种不习惯。

她转过身决定不去挤那人山人海的公告栏,班级的话只要去职员室问一下应该也就知道了。

不想她一转身就撞上了一面肉墙,鼻子当即受创。她捂着鼻子后退了一步带着水光的眼睛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紫原君?”

紫原穿着阳泉学园的校服,一手提着一袋零食一手拿着根美味棒,看到是她原本无精打采的眼睛有了一丝光亮,“小歌终于找到你了。”

“欸?”找她?找她干嘛?

“刚才在公告栏那边看见我们是同班,阳泉学园这么大我怕你迷路就想找你一起去班级。”紫原咬了口美味棒目光并没有在歌代身上。

听了紫原的话歌代不由抽了抽嘴角,是你迷路了想要找个人给你带路吧。

而事实的真相确实如歌代猜想的那般,紫原在偌大的校园里转了一圈也没能找到教学楼的位置,就在想着“教学楼怎么还没到”的他就看到了在公告栏外围探头探脑的歌代。猛然想起在分班表上有看到歌代的名字这才想找她同行。

虽然歌代也是第一次来阳泉学园不过她不是紫原那个路痴,连自己迷路了也不知道。很快她就找到了教学楼的方向,又从紫原口中知道了自己的班级两人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班级并在相应的位置找到了写有自己名字的座位。

歌代看了眼第一排靠窗的位置默默叹了口气,果然又是第一排啊!转头去看紫原,他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正在撕一包薯片。

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歌代望着窗外的蓝天开始发呆。

并没有过多久一个戴着眼镜样子很温和的老师走进来说是他们的班主任并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笹田久义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是你们的班主任,请多指教。”

简单的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笹田久义就带着他们去参加开学典礼,一番折腾下来原本特意为今天而储存的精力完全消耗殆尽,在回去的时候她都处于魂魄半脱离状态,晃悠悠的回到家她整个人都倒在了沙发里怎么也不肯再动弹一下。

手指在沙发缝里摸到一个硬物,她愣了愣把它掏了出来,不出意外是个巧克力。

竟然连这里都藏了。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动手把外面的包装剥掉将里面的巧克力丢进嘴里,香醇的巧克力立马在嘴里化开带着点甜又带着点苦。直到一块巧克力下肚歌代才摸了摸肚子感觉到了饿意。

这就是她哥哥的目的,在歌代吃下零食后立马让她想起要按时吃饭这件事。

尽管已经累的不想动歌代还是拿了钱朝楼下跑去,她要买点食材回来冰箱里的储备粮不够了。

在她租住的公寓楼下就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里面的东西还算新鲜,歌代之前的食材都是在那里买的。

虽然平时总是忘记吃饭但真正要吃的话歌代少女还是很挑剔的,饮食均衡很重要,菜的色泽一定要鲜艳这样看着才比较有胃口,不过她的厨艺不好所以她经常不能办到就是了。

在超市里逛了一圈她就挑了几样自己好料理的食材就准备走人。

“如果是煮咖喱的话你忘了这个哦。”

从旁伸出一只手把一样物品放进了她的购物车,“咖喱的话怎么能忘了买最重要的咖喱呢。”

这个声音……

她转过头视线上移,几乎是以仰望的角度看着来人,“紫原君。”

哇!好高!虽然知道他一直很高可是近距离看更高。

“小歌是准备自己做晚饭吗?”

“嗯。”

她点了点头视线落在被他抱在怀里的零食上,大概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紫原也看了眼怀里的零食脸色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这是新口味美味棒小歌也想要吗?在那边那个货柜上。”

歌代当然没有想买美味棒的打算她把购物车推到他旁边,“不介意的话紫原君可以和我放一起。”想了想她又加了一句,“空出手来可以更方便的挑选吃的。”

“这主意不错。”他想也不想的就接受了这个建议,或者说只要是有关吃的意见他都可以欣然接受?

歌代推着车子跟在紫原身后尽管两人相隔了一段距离可是歌代还是感到了那由身高带来的压力。

呜……要是她能在长高点就好了。目前身高只有158的歌代少女在心里呐喊。

等紫原挑选完自己中意的零食歌代面前的购物车已经堆成了小山,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也太多了。

当然这话她没敢当着紫原的面说出来。

“总共是7823.6日元。”

刚才她好像听见了不得了的数字。

“紫、紫原君我的……”

“我一起算了,因为顺便。”

“这不是顺便不顺便的问题啦。”歌代立马把自己的那份挑出来对那位收银员道,“不好意思我们分开算。”

“这……”她看了眼紫原。

“请分开算。”

从小就被自家哥哥教育不能占他人便宜的歌代坚持到。

“嗨!”

那位收银小姐刚打算重新算过紫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不用这样就可以了。”说着把钱递给她。她接过不好意思的看了歌代一眼。

“紫原……”歌代还想反抗可她一对上紫原带着警告意味的眸子立马消了音。

咦?这是生气了?

紫原把找的零钱收好然后提起袋子紫色的双眸里隐隐有着怒火,“啊好吵!再有意见的话就把小歌捻爆。”

威胁意味十足!

歌代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眼睫微垂头也低了下去。

“对不起……”

歌代觉得自己很委屈,她只是想付自己那份的钱而已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待遇竟然说捻爆什么的。

头顶有阴影罩下紧接有只手掌覆在了她的头顶。

“我开玩笑的。”

宽大的手掌覆在歌代头顶上揉搓着,像是一个孩子找到了中意的玩具,“咦?小歌的头发好柔顺,为什么呢?”说着他还歪了歪脑袋一副不解的样子。

因为没能赶上紫原跳跃的思维歌代僵在了原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欸”了一声。

“唔、是洗发水的原因吗?”

为什么话题会跑到洗发水上。

歌代表示真的赶不上他的思维!既然赶不上那就让他跟着她的思维走好了。

“那个……紫原同学要一起吃吗?呃……咖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