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进!随便找个地方坐吧!”

身材高大的紫发少年弯着腰第二次走进了门口挂着月山门牌的公寓。

里面的摆设还和先前见到的一样,简单而又干净!

他愣愣地站在门口一脸迷茫,实际上他也不知道他这样跑到一个女孩子家里到底对不对。他的房子已经没有办法住人认为一切都是她的过错的歌代便承担下了在房子修缮完成之前收留他暂住的工作。

“紫原君你怎么还站着。”已经先一步把他行李推进大厅的歌代没有听到身后的动静一回头才发现紫原还站在走廊那。

紫原回过神看了眼摆放整齐的拖鞋用不紧不慢的声音道,“拖鞋太小了我没办法穿。”

她恍然大悟!

有着两米八身高的紫原怎么可能穿的下她那些不足40码的鞋。

“对不起……”她想立马找双大的给他可她后知后觉的发现她要去哪里给他找鞋?

最后还是紫原,回了趟303把自己的拖鞋拿了过来。

“这就是小歌的房间吗?”

紫原看着空旷的房子有些不可思议,在他的印象里女孩子的房间应该是是放满了毛绒玩具桌面上堆满了化妆品,至少她姐姐的房间是这样的。可是,歌代的房间里除了一张书桌、一个书架还有一张席梦思的大床其他什么都没有。

简单的有些过头了!

这是第一次除了哥哥以外的异性走进她的卧室歌代有些局促不安,一想到接下来有段时间要和他共同生活歌代就忍不住脑袋冒烟头晕眼花。

“我待会会把床收起来这样位置会大些。”一脸惋惜地看着自己的床,比起僵硬的地板她更喜欢她柔软的大床。但是摆着它房间的空间根本不够所以歌代只能忍痛把它收了。

并没有发现歌代脸上的不舍紫原的注意力放在了一旁的书架上,最上一层放的是各式各样的词典,底下是一些名著,再往下一栏是往期的杂志他在其中一本的书脊上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他抽出那本书随意的翻了几页,发现那是一本黄濑凉太的写真。“小黄濑?小歌是小黄濑的粉丝吗?”

没有想到他会注意到这个还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歌代连忙摇头加摆手,“不是这样的!我和黄濑君是朋友,这本杂志是他送我的。”说上面有他的签名让歌代一定要好好收藏。

“哦!这样啊!”漫不经心地又翻了几页他把书塞回了原位,视线一扫他又看到了被放置在最底下的CD。

看样子她很喜欢音乐!

那时如此这般想着的紫原再一周之后意外知道了歌代是音痴这件事。

见他一直盯着她的CD歌代有些惊慌,“紫、紫原君!你要不要先去洗澡我把房间整理一下。”

“这主意不错。”他站了起来去找自己的行李。

“浴室的话出门往左拐。”

“嗯!知道了。”

直到浴室响起流水的声音歌代这才一下子瘫倒在地。

心脏跳的好快!

她的手捂着剧烈跳动的心脏大脑一片混乱。

她知道自己是烂好人一个,可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有一天会捡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异性回家,而且这个异性还是她有着莫名好感的异性……

会在人群里偷偷看着他的身影,会在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放慢脚步,会在他看向她的时候面红耳赤……

她的好友雨宫薰告诉她:歌代你这是恋爱了!

当然歌代死活不承认就是了。

雨宫向来是个爱看热闹的人,就像现在,当她把她收留紫原的事告诉她时。

“那不是不错嘛!”

电话里传来的调笑声让躲在厕所打电话的少女顿感无力,她是有多笨才会把自己当做新鲜出炉的笑料讲给她这个损友听啊。

“薰~”她的声音带着祈求带着点无奈。

“好啦不逗你了。”雨宫的声音终于有了点认真。

让一个大男生和她一起同住什么的她真是好心过头了。好在她还是知道紫原这个人的,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她一定会把歌代大骂一顿然后把那个男人赶走,可是紫原的话就安全多了。那家伙除了吃的就再也装不下其他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事要是被智明哥知道就大条了,这丫头不应该先担心一下这件事吗?虽然担心不过雨宫还是没有将这件事提出来,如果说了的话会看不到好戏的吧。

啊!果然她还是转去阳泉吧!有歌代在她的日子就不会无聊了。

“如果你是担心你的清白的话,紫原那家伙压根就少跟筋不会有工口那方面的想法的。再说了他又不是一直赖在你那,只要他那边的屋子装修完了他就会离开的。你就不用担心这些有的没的好好过你们同居的日子吧。你不是对他有好感吗正好趁机会……”

“薰!”

歌代急忙打断她的话,要是在不打断她她不知道又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好吧!她承认给她打电话求救是她做的最错误的决定,这家伙完全是在等着看她笑话嘛。

啊!真是误交损友啊!!

挂断电话歌代蔫蔫地回到了教室。

因为昨天那件事她彻夜未眠再加上刚才受到雨宫薰精神上的刺激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回到班里就趴在了自己座位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她的后桌见了有些担心,“怎么了月山桑。”

歌代的后桌是一个戴着眼镜留着齐耳短发看上去很文静的女孩子,此刻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唔?”歌代揉了揉眼睛,“坂田桑?”

“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只是昨晚没睡好有些犯困。”她打了个哈欠看见自己的后桌围了很多人,“唔……大家这是在说什么?”

“月山桑也感兴趣吗?”坂田夏末眯着眼笑了起来,脸颊两朵梨花深深陷着,“我们在说Eden的事。”

“Eden?”她略一思索,“那个网络歌手?”

歌代稍稍来了精神。

“月山也知道吗?伊殿桑麻!”坂田突然变得很激动,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着未知的光芒,“伊殿桑麻,だいすき!”

见歌代一脸疑惑的模样有人跟她解释到,坂田夏末是Eden的疯狂粉丝,刚刚她们就在说伊殿要出新专辑的事。怕她不知道Eden是谁她们又为她百科了一下。

Eden,凭借一首《Song》一夜闻名的网络歌手,主页的点击率以每小时数万的数值直线增长。她的歌声清澈曲风温柔歌词深入意境很合当下少女的心境。这也是为什么Eden人气会这么大的原因,大家是真的喜欢她的歌。无关乎其他只是单纯的因为声音而喜欢她的歌。

“原来是这样。”

“难道你没听过吗?”

“因为我没什么音乐细胞所以……呵呵!”

坂田像看史前生物一样看着她,然后迅速的从自己书包里掏出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献宝似得凑到她面前,“听听看,我保证你也会喜欢的。”

歌代被迫接过,当手机拿到手上的那一刻轻柔的音符就传了过来,她不由一愣。

“啊~是伊殿桑麻的《compass》我最喜欢她这首歌了。”旁边有人说道。

“这声音是多么的温柔动听啊!”

“Eden大人的声音总是有着治愈的力量。”

不记得有多少次被那个声音所救,不管是抑郁的心情还是身处人生的谷底,只要听到她的声音眼前就仿佛豁然开朗身体也仿佛笼罩在温暖的光线里蓦然萌生的勇气给予她重新开始的勇气。

歌代看着手里的手机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是很特别的音线,干净澄澈有着治愈人心的力量。她不由入了迷,连手机什么时候被拿回去也不知道。

看她痴迷的模样坂田像是找到了知音,“怎么样,果然是天籁吧。呜~~我的伊殿我支持你一辈子。”

“额!”

歌代不知道该说什么坂田则一个锐利的眼神射了过来,“好样的。”她拍了拍歌代的肩膀,力道之大差点把她拍晕过去,“决定了我们今后就是朋友了。”

“欸?”

“你这是什么反应!嘛!谁让我们同样都是Eden的歌迷呢?放心吧下次有她的消息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歌代有些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