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岛洋子告别之后歌代这才想起吃的事还没解决,脸上的笑容顿时垮了下来,她就不该一时心软答应替紫原准备晚饭。尽管心里懊恼不已歌代还是不得不找些吃的带回去。依紫原的性子,就算不是他说的那些甜食但是只要是甜食就行了。

提着大袋小袋的回到她租住的公寓,房间里面的摆设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原本宽敞的房间因为多了一个人的东西显得有些狭窄。比方说门口的鞋柜,在塞下她的几双鞋子和紫原的篮球鞋之后就再也没有缝隙可以塞下其他东西。

真真正正令歌代感到惋惜的,是她的卧室,本该是女孩子秘密花园的闺房不得不用布帘隔成两间。她温暖舒适的席梦思大床也不得不收起来换成地铺

哎!还是觉得不习惯!

看了下时间她觉得时间还早,所以她决定趁紫原没有回来先洗个热水澡。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很不方便的!

因为昨天的那个意外心怀愧疚的歌代收留了无处可去的紫原,从来没有和男生单独相处过的歌代战战兢兢的度过一个晚上所以她在泡澡的时候竟然睡着了,如果不是听到客厅里她的电话在响她可能还会继续睡下去。

她随意的裹了条浴巾就出来了,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有些诧异,“怎么了?紫原君。”

今早出门时紫原特意问她要了电话说要是有什么事会打电话给她,这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唔,小歌……”他的声音有些含糊,“小歌现在有空吗?”

这样的对话有点耳熟!

她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浴巾和头上包裹着湿发的头巾有些不好意思,“……可能不是那么方便。”

“这样啊!”紫原的声音拖得长长的,稍微停顿了一会又道,“可是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小歌怎么办。”

“……”

又来!

今天这是他第三次找她带路了。

她可以想象得出紫发少年站在路口一脸迷茫得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的样子。

挫败感油然而生,她拉下头上的毛巾,决定还是好人做到底。

“请紫原君告诉我你附近商店都有什么。”

紫原报了几家店铺的名字。

大概了解了他的位置歌代吩咐他不要乱跑,“我很快就到紫原君一定要站在原地不要乱跑。”

“……知道了!”

眯着眼,紫原吸溜着一根棒棒冰乖乖的在原地站着,心里越发觉得歌代是个好人。

被再次发了好人卡的歌代来不及等头发吹干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往外跑,紫原说的地方有点远她跑着去应该来得及。

所以当紫原把手中的最后一根美味棒吃完看到姗姗来迟的歌代少女忍不住埋怨,“好慢!”

双手撑在大腿上歌代喘着气没有回答紫原的话,紫原看她这样知道她是跑着来的也不再说话。

“紫原君怎么跑这里来了。”终于缓过气的歌代领着他往回走。

紫原回忆了下,他记得他出了校门是往公寓的方向走的,只是……

“闻到了很好闻的味道顺着那个味道就走到这了。”

歌代忍不住汗颜了一番,她相信如果哪天有人拿着美食让他跟他走,紫原少年也会乖乖跟着走的。

歌代叹了口气,“回去后把你的手机给我,我帮你安个导航。”她不可能总是这么有空能把他找回来。

回到歌代租住的公寓紫原很自然的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宛如这是自己家一样。过了一会他转过头问还站在原地不知道想什么的歌代。

“小歌晚饭好了没!”

“啊!要在等一下。”由于先前不小心睡着了歌代根本来不及炒菜,好在米饭她一回来就放进了电饭煲现在已经熟了。

“紫原君可以先去洗个澡。”

她不过是想替自己多争取一点时间,可是话说完她又觉得奇怪,可哪里奇怪她也说不清。

紫原倒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起身去房间拿替换的衣服了。

他的房间也就是歌代的房间,因为他的缘故歌代把原本宽大的房间一分为二中间用布帘遮着,他在外面歌代在里面。他是个单细胞的人并没有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什么不对,虽然是借住在别人家可是当事人都说了“紫原君不用客气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这样的话,他更是把这里当做了“自己家”行为习惯和平时别无二致。

当然,如果歌代知道了他是这样的想法一定会哭出声来,“我那只是客气话啊客气话!”

他拿了衣服去往浴室,浴室里还有未散去的水汽,洗漱台的镜子有水滴滑下的痕迹,下边整齐放着两只杯子里边各自放着牙膏和牙刷,稍远一些是洗面奶和洗手液。他收回目光开始脱身上的衣服,将脱下的衣服丢在一边他走上前去掰热水器的开关。一下,没有水;两下,还是没有水。他蹙着眉又掰了一下,还是没有水。

“小歌!热水器是不是坏掉了。”

正在起盘的歌代听到他那边的声音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坏了?不会吧我前面还有用来着。”

“……不出水……”

“等等我看下。”

将盘子放在桌上歌代随意的洗了手就往浴室走去,浴室的门没有锁她把门把一扭就进去了。进去之后她才想起有什么地方不对!一抬头,她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了。

紫原也没想到她会就这么走进来愣愣地“啊”了一声。

而没经他允许就擅自闯进来的歌代少女在看清浴室里面的人后发出了可以撼动整座楼层的凄厉叫声。

餐桌上歌代低着头,双颊鲜红似血,琥珀色的眼眸里一派死寂,嘴唇蠕动不知道在念着什么。而坐在她对面的是沉默着吃着晚饭的紫原,他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歌代不发一言,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了有半个钟头了。

直到将最后一块蛋糕塞进嘴里紫原这才有空开口说话。

“小歌你还在想之前那件事吗?”

听了他的这句话原本低着头的歌代瞬间将头抬起,一脸惊慌的模样,对上紫原的目光本就发红的脸颊这下越红了。她突然站了起来动作太大带倒了椅子,可是这些她都没在意反而不停的跟紫原鞠着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非常抱歉!”

面对着歌代一连串的道歉紫原有些吓到了。

她这是在因为之前的事跟他道歉吧!虽然他这个当事人没怎么在意倒是她的反应是不是太大了!

看少女一副惶惶不安一脸自责的样子紫原不知为什么轻笑出声,“没事的小歌,我这不是没事吗?”

歌代的动作顿了顿用带着泪光的琥珀色眸子看着他,他的笑容顿时一僵。

“欸——咦?为什么哭了……啊!怎么了小歌。”

紫发年手足无措的东张西望起来,该怎么办才好。

他这幅模样落在歌代眼里不知为什么觉得格外可爱看着这样的紫原她终于破涕为笑。

“……没事了吗?”他松了一口气。

他这是什么反应。

歌代重新坐下,经过刚才这个小插曲她终于敢看紫原的脸了,“刚才真是抱歉!”

紫原点了点头,知道他还在在意之前那件事,“我也有不对!下次我会记得锁门。”

于是,这场由于歌代意外闯入而导致紫原被看光这件事在当事人无所谓的表情里宣布终结。

晚饭之后朝露拿出作业本开始写今天的作业,虽然是开学的第一天但是不管哪个科任老师都布置了作业。

——开学第一天就这个样子她可以想象她今后在书本里奋斗的模样。

歌代的读书成绩并不好,上课的时候不是打瞌睡就是开小差,唯一清醒的时候也不知道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但是尽管这样每次考试的时候她都能顺利通过考试这让不少人跌破了眼镜。当然,她之所以能考试通过是因为她向自己的好友雨宫薰借了笔记本的缘故。与上课不认真的歌代不同雨宫是个认真读书的好孩子,成绩排名一直在年段前三,她的笔记简单而又容易理解歌代很容易就看懂了。还经常预测出考试的范围也多亏这样歌代才能靠她的笔记通过每一场考试。

但是现在,雨宫远在东京再没有人帮她了。

“唉!”她重重地叹了口气。

紫原正好从外面进来看到她一脸苦恼的看着作业本好奇的探出脑袋,“这是今天的物理作业?”

歌代点了点头。

他歪着脑袋想了想,“我好像做完了,小歌要看吗?”

歌代的眼睛瞬间一亮,“可以吗?”

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她后面有条毛茸茸的尾巴在左右摇晃着。

他点了点头转身去拿自己的书包,因为觉得无聊他在课间就把作业做完了,“给你。”

歌代顿时感激涕零,“紫原君谢谢你……”然后奋笔狂抄。

一旁的紫原看得目瞪口呆,这熟练度看样子她经常干这种事!

歌代的速度很快她合上作业本伸了个懒腰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那个……紫原君!在帝光时你的成绩排名是……”

“27,怎么了?”

歌代目瞪口呆!

她吞了口口水,这不正常……

“紫原君好厉害。”

“这有什么?小赤每次都是第一!”

歌代自然知道它口中的小赤是谁,“奇迹世代”的队长赤司征十郎。帝光三年,他稳居年段第一!对歌代来说是个怪物般的人物。

呜~要是能把大脑分一半给她用就好了!

意识到眼前这人虽然在生活方面是个白痴不过在学习方面意外的有天赋,歌代顿时有种挖到宝的感觉。

“紫原君,下次请一定把作业本借给我。”

紫原倒是大方,“可以,不过小歌是要哪科。”

她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全部!”

“……”他可不可以把说过的话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