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歌代的第六感还是很灵验的。

午休之后歌代他们班上是体育课,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她和坂田的对话让歌代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歌代我记得你说你是一个人住?很辛苦吗?”

“还好啦,算不上辛苦不过有时候会有点小麻烦就是了。”

“这样啊!”她故意拖长了声音,笑容满面的说,“我还在想如果辛苦的话我就不去你家玩了。”

“欸?”

“我想去歌代家里坐坐你不会反对吧。”

“不……”

就算她想反对坂田也完全不给她反对的机会。

“那不介意的话今天我就去你家里坐坐吧!”

“你!没意见吧!”

最后一句威胁意味十足。

她顿感无力,“……我没意见。”

然后在接下来的体育课歌代是以灵魂离体的状态度过的。

完蛋了!

一定会被发现的,她和紫原君同居的事!

话说回来,为什么夏末会突然想去她家啊!

“咦?放学后去朋友家交流感情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是很正常!可是她的家现在不正常啊完全不适合接待客人啊!

在放学的路上歌代还在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夏、夏、夏末要不我们改天……”

她的话未说完就被抢断,“为什么要改天今天不行吗?还是说你家有什么不方便?”

坂田笑得露出一口白牙。

不得不说歌代犹豫不决的样子愉悦到了她,同时她也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果然歌代家里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努力的拖延时间。

“别磨磨蹭蹭的了不快点的话就赶不上晚饭了。”说着她又一脸严肃的补充了一句,“我家母亲大人碎碎念的功夫可比唐僧还厉害。”

既然这样早点回家不就好了干嘛一定要去她家啊!

当然这句话因为畏惧于坂田的眼神她愣是没敢说出口。

啊!没办法了!

歌代在谁也看不到的内心世界里抓狂,她唯一觉得庆幸的就是紫原因为要参加社团活动没有那么快回来。

总之,还是先给紫原君发条短信让他今天回来的时候小心一点吧。

可是……

房间里那些紫原君的东西怎么办啊!

“我回来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

与歌代死气沉沉毫无活力可言的声音相比坂田的声音元气满满充满了朝气。

听到她的声音歌代更加的无力了。

为什么夏末她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坂田一脱了鞋子就探头探脑的把房间厨房什么的搜了一遍,末了还“切”了一声,“什么也没有吗?”

所以说你到底在找什么啦!

歌代无力吐槽,拖着疲惫的身心去厨房拿饮料了。

“橙汁可以吧。”

“可以可以。”她对吃向来不挑。

视线在房里里扫来又扫去,果然还是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歌代,我刚才好像在玄关那边看到有双超大号的拖鞋。”那是男生的拖鞋吧。

那是紫原君的鞋子!

歌代当然不会这么说,就在刚才知道她知道已经无力改变坂田要来她家的事实后她就已经想好了应该怎么把这些应付过去。

不过坂田显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那是我哥哥的鞋子,我哥哥有时候会过来跟我一起住。”

“欸~哥哥啊~”她显然不信揶揄地看着她,“那洗漱池那个紫色的牙杯和牙刷也是哥哥的了?”

“啊?”她顿了顿,“……嗯。”

坂田脸上的笑容又大了几分,“哥哥看起来似乎很喜欢美味棒啊。”

她看着垃圾桶里的美味棒包袋如是说。

歌代惊慌的把那个纸篓踢到一边,“那是我晚上玩电脑的时候吃的啦。”

还装?

坂田不忍破坏她的兴致,“那么晒在阳台那边的衣服和胖次也是哥哥的咯?”

歌代随即看了眼阳台,她的视角看过去正巧看到紫原的内裤和他昨晚刚刚换下来的校服。

她的脸腾得一下红了,支支吾吾的嗯了一声,“是哥哥的。”

眼泪在心里流,为什么要把衣服晒在那么显眼的位置啊紫原君。

“哦~~”句尾的颤音让歌代莫名打了个寒颤。

“夏、夏末……”

“原来歌代的尼桑和紫原一样是个大块头呢。咦?仔细一看那套运动服是不是和我们阳泉的校服有点像?”

不是像!根本就是!

歌代觉得自己的脑容量有些不够,怎么办她已经想不到可以用的借口了。

坂田好笑地看着她冒蚊香眼的样子,视线再一次扫过她刚才说到的物件上,总觉得会让她想起一个人……不会吧!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歌代你不会……”

她刚想说出自己的猜测门铃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歌代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钟表上的时间,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篮球部下下部活的时间。那么在门口按门铃的毫无疑问就是……

“咦?怎么这时候还有客人会来。”

坂田自然是看到了歌代一闪而过的惊慌,猜测应该是那个人回来了所以她慢悠悠地往外走,一边嘴里还喊着,“等一下马上来!”

门口的铃声顿时住了声,歌代也猛然回过神,看到坂田去开门的身影心被高高地悬起。

——等一下为什么会是你去开门!

夏末开门的话那不就和紫原君正面对上了吗?那么她和他同居的是不就完全暴露了!

不行!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夏末等一下!”

歌代可以保证,从大厅冲到门口的速度是她长这么大以来最快的速度了。但是不管她怎么快她也没能快过坂田。

就在她追出来的那一刻坂田已经把手搭在了门把上并向下一推,打开的房门。

心仿佛就要从嘴里飞奔而出,双脸酡红的歌代在大脑做出正确反应之前飞身扑向坂田,用她的手紧紧的蒙住了坂田的双眼。

——不许看啦!

坂田自然不甘心视线被挡住她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你干什么啦歌代!”

一个不让看,一个偏要看,两个固执的人就在门口扭做了一团看得门口的人目瞪口呆。

歌代没有坂田的体力和力气很快就落了下风,站在门口那人这才一脸担忧的说,“大丈夫?月山桑?”

听到这个声音两人皆是一愣。

欸?为什么是女人的声音?

咦?不是紫原君?

她这才将注意力转到门口那人身上,只见她撑着下巴一脸苦恼又有担忧的看着他她们。

“福田太太。”

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歌代有些吃惊,想到现在她和坂田扭在一起姿势很是不雅她顿时脸上一红松开了捂着坂田双眼的手,同时退开一步,“不好意思失礼了,我和朋友有些闹过头了。”

坂田也红了脸,怎么说她也没想到会被人看到那么丢脸的一幕。

福田太太倒是不介意,“没关系!朋友之间打打闹闹是正常的。真是怀念啊我读书的时候也经常这样呢。”

福田口中的打打闹闹和歌代她们的完全是两个层面的意思,只是她们那时还不知道罢了。

“啊差点忘了正事。”福田太太从回忆中回过神把两张请柬递给歌代,“前两天有人提议要搞个聚会加强一下邻里间的交流,于是我就计划了这次的烧烤,希望你们到时能来。”

朝露看了眼请柬,上面清楚的写了时间和地点。是下周星期三的晚上。

“听说那天晚上会有流星雨呢,好期待!”福田太太一脸期待的说。

总觉得,福田太太的心里年龄和她的实际年龄不相符呢。

歌代点了点头目送着福田太太离开。她刚一走坂田的电话就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顿时脸色大变。

“牙败!太晚回去妈妈的电话CALL过来了。”

这在歌代听来简直就是个好消息。

“赶紧回去吧不要让阿姨担心了。”

坂田自然知道她心里想什么,目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败于母上大人的淫威。留下一句,“我会再来的。”逃也似的跑走了。

看到她离开歌代顿时松了一口气,身体一软就坐到了地上。

勉勉强强是糊弄过去了。

但是歌代不知道的是——

当坂田冲下她所住的公寓在去公交站的路上和刚刚下部活的紫原不期而遇。

原本急急忙忙的脚步顿时一顿。

紫原也看见她了,一改先前慵懒的模样将原本提到手上的购物袋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在紫原眼中,坂田就是个会抢他零食的坏蛋。

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坂田将眉头皱成了小山。

等等……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紫原的目光变得不怀好意。

紫原感觉到了,以为她是要抢他吃的立马把怀里的东西抱得更紧了。

坂田笑了笑,对他的零食完全没有兴趣。

虽然从歌代的反应里她已经猜到了大概不过还是让当事人来证实一下她的想法吧。

“回去就能吃到歌代做的晚餐真是幸福啊!歌代的手艺不错吧。”

紫原不疑有他,“嗯?小歌?还好吧。”

“晒在阳台的胖次不会是歌代帮你洗的吧!”

不明白为什么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自然他也不会多想异常诚实的说出了坂田想要的答案。

“不是,我自己洗的。”

“两个人一起住一定很不方便吧。”

紫原想了想,“是啊!经常会忘记锁浴室的门。”

“……”

好!很好!

那一刻坂田的笑容绚烂无比。

看来她有必要把某人抓来聊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