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原和歌代赶到体育馆的时候里面正在冲洗地板,粘着泡沫的地板歌代在踩进入的时候险些滑倒,如果不是紫原扶住的话。

“小心点啊小歌。”

为了防止她再次摔倒,紫原一手拉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则搭在了歌代的腰侧。

心,再一次的乱了频率。

“紫、紫……”

心乱如麻的她连话也说不完整了。

紫原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他也没觉得他这个动作有什么不对,听到她说话的声音他还低头看了她一眼,“唔?怎么了小歌?”

“……”

说不出口!看到紫原那一脸天真无辜的脸她怎么也说不出口。可是这样不行,她的心如果再这样乱跳下去的话她会……

“终于舍得来了!”

荒木的声音出现的很及时,歌代趁着紫原分神的档口甩开他的手躲到了他身后,反复的深呼吸了几次心跳这才恢复平静。

手中的温度蓦然消失一种名为失落的情绪从心头闪过,还来不及细想荒木的竹刀已经拍在了他身上,突然降临的疼痛令他忘记了去想他产生这种情绪的原因。

“好疼……”

荒木手中的竹刀一挥,“少给我在那边卖萌,还不给我去做卫生。”

末了他又看了眼他的身后,“怎么就只有你一个。冈村他们呢?”

他没什么精神的看了眼身后,“……不知道。可能是跑了吧……”

“不要把我们和你比啊!”

一回来就听到紫原冤枉他们跑路冈村三人有些生气,“真正跑路的是谁啊!”

紫原茫茫然的看向他们,“谁啊?”

“就是你小子啊啊啊!”

三人再次抓狂。

“我没有跑路。”

见过说瞎话的没见过这么睁眼说瞎话的。

“哼!如果不是小学妹劝你你会那么听话?”

“害我们还被会长训话阿鲁。”

“怎么回事!”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的荒木问。

于是冈村他们就把先前发生的事跟荒木说了一遍。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歌代一脸歉意的说。

虽然中岛已经表示不追究但是篮球部已经成了她的目标这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这不关你的事!相反的我还要谢谢你,因为是你让中岛改变了主意。”

说实话荒木还是很喜欢歌代这个孩子的,性子温和又懂事,模样也长得不错,果然比起男生女生更招人喜欢。

她不追究歌代也放了心,她看了眼乱七八糟的体育馆。这群男生虽然打起篮球来有模有样,但是做起卫生简直在搞破坏,看着满室的狼藉歌代试探性的开口了。

“那个……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话……”

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孩子!

荒木在心里又给歌代加了一个优点。

“那么……”她转过身把紫原叫了过来,“仓库那边的整理工作就交给你们了。”

“好!”歌代在紫原抗议之前接下了工作然后和不满的紫原走向了仓库。

位于体育馆背后的仓库是平时堆放练习器材的地方,平时疏于打理里面的器具也摆放的乱七八糟,堆积起来的灰尘都可以把人呛到窒息。

“……所以我都说了不要来仓库。”

紫原一脸嫌恶的现在仓库门口,站在他身边的歌代也没想到仓库会是这样一番模样,听到紫原的抱怨她一脸歉意的说,“对不起啊紫原君,我不知道这边的工作量这么大……”

紫原瞄了她一眼,开始挽袖子,“快点开始吧?”

“啊……嗯!”

为什么突然间又变得干劲满满的样子!

因为紫原有着身高上和力量上的优势,高处的卫生和重物的搬运就交给了紫原,而歌代则将堆在一角的物件重新摆放整齐并用布重新擦洗一遍。干活期间,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可是默契十足再加上分工明确仓库的整理工作很快就告一段落。

“接下来只要把垃圾倒掉就OK了”

歌代擦了把头上的汗就准备去倒垃圾,“紫原君在这里等我回来。”

已经累得不想动的紫原无力的摆了摆手,“知道了。”

歌代忍不住笑了,“紫原君先去洗把脸吧我很快就回来。”说着她迈着飞快的步子离开了。

紫原看了眼她离开的背影发起了呆,直到那个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了转角他才愣愣的收回目光。双目微垂,一手捂着肚子,“好饿……”

又饿又累!好想回家!

对了!说到回家……明天就是周末了他记得小歌有说她周末要回东京一趟。

歌代回来的时候他试着问了这个问题,歌代给了她肯定的回答,“啊!是啊!真难得紫原君还记得。”

紫原沉默了一会。

“那如果小歌不在我迷路了怎么办。”

他的这个问题让歌代抽了抽嘴角,她又不是专门替他带路的。

“如果迷路了不是还有导航吗?”她先前有教他怎么使用。

紫原的回答让歌代有些哭笑不得。

“没有小歌好用。”

感情她在他眼里就是个高级导航。

不过想到紫原的这个问题确实是个问题。可是……

“周末的话篮球部不是有训练吗?”

既然有训练就应该没有时间可以给他乱跑,只是学校公寓两头跑的话他应该不会迷路才对。

事实证明歌代放心的有些太早了!或者说他完全高估了紫原。周末下练习后找不到路最后还是房东太太把他带回去的,她从东京回来的时候福田太太还找她说话,“歌代啊你可要把人看紧了不要让他被怪女人骗了去。你是不知道,他被一群打扮的奇奇怪怪的女人围在中间……”

说通俗一点差点就被女人拉进花街共度良宵了。

她能说,紫原君果然魅力无穷吗?

还是她应该跟福田太太解释一下,“您误会了……我们真的没什么……”

歌代没有预知的能力所以她在第二天星期六的时候按照预定的计划提着准备好的包袱去了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