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时间一晃就过,怀着依依不舍的情绪大家迎来了星期一的早晨。班上的同学三两成群的聚在一起讨论这周末的趣闻,与这活跃的气氛格格不入的是坐在第一组最后一排靠近班级后门的紫原。

他还是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手里不停的往嘴里塞着零食,他的视线越过人群落在了第四组的第一排座位上,座位上空无一人。

……没有!

他咬了一口美味棒,眉头轻蹙,一种名叫烦躁的情绪萦绕在心头。

他想了一下这样的情绪好像不是第一次出现……

对了也就是这两天的事。

下部活回来习惯性的朝屋里喊着“我回来了!”没人应答,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歌代去了东京!

洗完澡后一边搓着头发一边嚷嚷着,“小歌到你了。”依旧是没人应答。

晒衣服时,“小歌没有衣挂了……”

“小歌有没有看到我的美味棒。”

“小歌……”

“小歌……”

每次都是在习惯地喊了歌代的名字后才想起她不在这个事实,虽然当下立马意识到了不过下一次还是会犯一样的错。

啊!好烦!好想把小歌捻爆!

(歌代:欸?为什么!)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总觉得少了什么?

“明天就会回来的吧!”

第二天去练习之前,“晚上就会回来的吧。”

可是当晚上下部活回来,房间里依旧还是空荡荡的,“咦?还没回来吗?难得我买了这么多吃的。是晚点了吗?”

可是直到他把零食全部吃完歌代还是没有回来。

“大概是明天直接去学校吧!”如此这般想着他迎来了星期一。

——没有!

——还是没有看到小歌!

原本期待的心情在看到那个空着的座位不知道为什么变得烦躁起来。

啊!好想把小歌碾碎!这样她就不会乱跑了。

浑身上下散发着阴骛的气息班上的人自觉的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救命!总觉得今天的紫原同学/君好可怕!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歌代也没有出现在班级。

是迟到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

“月山家人打电话过来说月山今天请假一天。”

原来是请假啊!

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是身体不舒服吗?

突然的,他感觉到了一股不大友善的视线。循着那道视线他看到了它的主人——坂田夏末。

“是不是你对歌代做了什么。”

下课后坂田把紫原叫到了外面张口就朝他吼道,其实如果可以她更想揪着他的衣领吼的可是碍于身高的差距也就作罢了。

听到她的问话紫原回她一个疑惑的表情,“我?我怎么了。”

“你还给我装蒜?”坂田有抓狂的趋势,“上周五你究竟带歌代去干什么了。”

她先前撞见的也就只有班级里的一幕,但是今天学校里传开了,上周星期五歌代被篮球部的人欺负的事。

虽然与事实相差甚远不过紫原是不知道这件事的,或者说他根本不关心这些事。但是坂田信了,为好友鸣不平的她狠狠地一脚踹在了紫原的膝盖上。

“你还是男人吗?竟然连一个女人也保护不了要是歌代有什么事我绝对饶不了你。”

紫原虽然不知道她在发什么脾气不过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耐着性子听她把话说完已经是看在她是歌代朋友的份上竟然还敢踢他,本来就不大好的心情这下更加的恶劣。

“啊!好啰嗦。”她伸出手直接将坂田的脑袋捏在了手里,他的手掌很宽仅是一只手就让坂田动弹不得,而他说出来的话更是让她瞬间如置冰窟。

“再说一句就算是小歌的朋友也要把你捻爆。”

目睹了紫原在一瞬间的变化坂田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这还是那个傻大个紫原吗?这根本就是魔王啊原来歌代一直和这样的人住在一起吗?

紫原渐渐的收紧了手上的力道,坂田只觉得头皮一紧痛感紧随来,同时而来的还有恐惧。

——他这是真的想把她捻爆啊!

“还是算了。”

紫原突然松了手,坂田随即跌倒在地。

紫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依旧是懒洋洋的语气,虽然他不喜欢眼前这个女人但是如果他真那样做的话……

“小歌会生气的。”

就这样。因为歌代的缘故坂田捡回了一条命。

丢下吓的不能动的坂田紫原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回到了班级,随便的吃了几包零食。

——总觉得今天没什么精神呢要不睡一觉好了!但是有点担心小歌,要不要打个电话看看?

这么想着他掏出了电话,打开通讯录一个一个的翻看着联系人直到找到“小歌”那一栏,按下了拨通键……

沉闷的嘟嘟声之后那边的电话被接了起来,“喂!”

低沉的男声。

听到这个声音紫原愣了一下,将手机从耳朵旁边拿来看了眼手机屏幕,确定自己没有打错电话,“是小歌的电话……”

可是,为什么是男人的声音。

同时,在电话的另一边。

月山智明也在看着自己手中那部手机的屏幕,似乎要将上面的“紫原君”几个字盯穿。

刚才那是男人的声音吧!绝对是男人的声音没有错吧!

“是谁?”

“是谁?”

电话两头的男人异口同声。

“……我找小歌……”

缓慢的语速让月山智明蹙了蹙眉额头爆出了青筋,竟然叫的这么亲热。

视线随即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歌代,虽然不爽但他还是沉声道,“她身体不舒服刚刚睡过去不能接你电话。”

说着他直接挂断了电话,他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

当然,如果不是歌代不舒服的话他还会把她拉起来好好质问一番。不过当看到自己妹妹苍白着一张脸眉头深锁的睡颜,所有的不满情绪都化做了心疼。

“真司那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他。”竟然把他的歌代弄成这幅模样。

“这不关真司哥的事。”虚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歌代已经醒过来了。

她朝他笑了笑,“是我自己忘了时间,在例假前吃了冰的。”

如果只是一杯也就算了,酷爱冷饮的她可是把那家的冷饮都吃了一遍。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大姨妈大驾光临她疼的死去活来。

“不管怎样,趁我不注意拐带你出门就是他不对!”

“真司哥是看我难得回来一趟……”

“你不用替他解释。”月山智明把一杯红糖水递给她,脸色铁青。

——别以为他不知道那个家伙在想什么。

见他是真的生气了歌代也不敢再说什么乖乖地把红糖水喝了。

“哥不用担心,我睡一会就没事了。”

他丢下工作来陪她她是很高兴啦,可是这样丢下工作不管不会被人说闲话吗?

“谁敢有意见我就让谁丢饭碗。”

“嗨~嗨~我的董事长尼桑!”

谁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年纪轻轻,有着严重妹控情节的男人就是LEE令人闻风丧胆的董事长,执掌LEE所有员工的生杀大权。

这么说起来她的饭碗也掌握在尼桑手上呢,因为她现在也是LEE的一员,只是这件事不能让他知道,尼桑把她保护的太好了她一定不会让她踏足那边那个世界。这也是为什么Eden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原因。

——如果被知道了一定就没有Eden这么一个人了吧,还会连累真司哥和奈奈姐!所以她的这个秘密一定要保守到底。

月山智明不知道她的这些小心思只是非常细心的替她盖好被子,动作熟稔表情温柔。

“真是的,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生活,你还是回东京这样我也好照顾你。”

“呀哒!”歌代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我知道哥哥是为我好,可是我在那边很好,学校里的大家也很好,我还交到了朋友……”

“就是那个叫紫原的?”他突然打断她的话,说话的语气也瞬间变冷。

歌代吃惊地看着他,“为什么哥哥会知道紫原君?”

果然吗?他黑着脸指了指她的手机,“那家伙刚刚有打电话过来。”

电话?

她拿过自己的电话,果然在通话记录里看到了紫原的名字,一瞬间脸上表情变得柔和起来。

月山智明脸上的表情变得更黑了,“男朋友?”

他的声音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

歌代猛然一惊正对上他铁青的脸,惊慌失措道,“哥哥你不要乱说!”

“哼!”

“哥?”

“干什么?”

“东京到秋田的车是几点一班。?”

无视月山智明可以杀死人的视线歌代握紧了手中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好想回到秋田,回到公寓。

另一边紫原手中还拿着被挂断的手机,愣愣地看了手中的手机半晌。

刚刚是不是信号不好把他的电话接到别人那边去了,不然为什么会有男人的声音?不过那个男人他认识小歌呢,还说她身体不舒服什么的。

想不通的他再一次拨通了电话,只是这次拨通的是京都的号码。

“敦!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声音清冷,因为知道紫原的性格直接就让他告知电话的目的,一点也不想浪费时间。

不过紫原显然没有理解对方的意图,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依旧用他惯有的懒洋洋的声音道,“赤仔!”

“什么事说。”对方的说话依旧简洁干练。

紫原眯着眼想了想他要说的话,“为什么小歌的电话会是男的声音?是男朋友吗?”

“……”电话那边是诡异的沉默。

“赤仔?”为什么没有声音。

“敦!”声音有些冷,“下次不要为了这种事打我电话。”

然后啪地一声,紫原的电话里传来一声忙音。

他盯着手机看了半晌然后面无表情的把手机收进书包抱起被他放在旁边的薯片,掏出一片刚要放进嘴里又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没什么胃口呢。

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就连平时爱吃的零食也吃不出味道,紫原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

因为心不在焉在篮球部训练的时候少不了出错,在荒木雅子毫不留情的“鞭策”下紫原拖着疲惫的身子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微驮着背,高大的身影引来不少人侧目,一些女生更是驻足花痴地看着他。这些他都仿佛没有看见依旧按着自己的步伐慢吞吞的走着。

比平时多花了许多时间才回到公寓,一走进公寓的大门他就看到了住在一楼的房东福田太太正把什么东西分给自己的两个儿子,看见他非常高兴的和他打招呼。

“你好!”他也打了声招呼,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

福田太太完全不介意,“你和月山真有默契她前脚回来你也回来了……”

紫色的眸子瞠了瞠,“小歌回来了?”

“是啊!那孩子真是太客气了竟然还带什么礼……欸?紫原君你去哪!”

迈着与先前完全不一样的步伐他一口气冲上了三楼,站在了303的门口。隐约有灯光从门的缝隙里泄出来,他掏出钥匙熟练的打开房门。

深吸了一口气他朝里面喊道,“我回来了。”

屋内温暖的灯光照了一室,他有些晃神。

他的话刚一说完就从里面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欢迎回来紫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