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下雨了!”

因为课上睡觉而被老师请去办公室喝茶的歌代在回到班级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刮起的大风把雨珠带进教室的同时也把湿气带了进来。放学的铃声已经响了很久了,她从办公室回到班级时班级后就只有她一个人,于是她默默的把窗户全部关好,这才开始整理自己的书包。

夏天的雨说下就下,而且还是倾盆大雨的下。歌代很庆幸她有随身带雨伞的习惯,小时候哥哥经常不在家,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没有人会来给她送伞,所以久而久之她就养成了随身带伞的习惯。

她从书包里掏出一把蓝色的伞慢腾腾的走出了教室,放学后的教学楼很安静,歌代甚至能听到风吹过走道的声音,她加快了脚步。速度有些快,甚至有点逃的意味,她差一点就直接冲进了雨幕。

“哎呀!这雨还真大。”

有些苦恼的看着外面的雨幕,这么大的雨就算有雨伞也会淋一身的吧!于是她靠在墙壁上想等雨小一些再走。

虽然教学楼已经空无一人但是其他地方还是能看到一些身影,她的视野里甚至还能看到热血的棒球部少年在冒雨跑步,她不由有些看呆了。这样跑一圈明天还不得感冒!

“月山?”

歌代正在出神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她回过神看到了撑着伞正看着她的中岛洋子。她立马站好,她的脸上带上微笑,鞠躬,动作一气呵成。

“学姐。”

中岛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她收起伞和歌代站到同一屋檐下。

“怎么一个人在这?没带伞吗?”视线一转她看到了被歌代拿在手中的雨伞,眼中闪过疑惑。

“我想等雨小点再走”歌代解释到,“倒是学姐这么大的雨是要去哪。”

中岛蹙了蹙眉,堂堂学生会会长被人使唤着送伞这话说出来一定会被别人笑掉大牙的吧。

“我有点事找未央。”

性格大大咧咧实际上却是个记性超差经常丢三落四的铃木未央就在刚才给中岛发了短信说他被雨困在了食堂,反正就算不用脑子想她也猜得到那人一定是躲在食堂偷吃忘了时间,本打算拍拍屁股走人结果因为这突然的大雨被困住了。他似乎很急,中岛却还是按着她的步调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才去找他。

歌代的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中岛另一只手上拿着的雨伞,恍然大悟似得点了点头。

“铃木学长是忘记带伞了吗?”

“那家伙如果会带伞这天下的就不是雨了。”一点也不好奇歌代是怎么知道的,“据我所知男生都没有带伞的习惯。”

“欸?是这样子的吗?”

歌代歪着脑袋回想了下自己身边的几个男性……还真是这样。啊!糟糕紫原君也是不带伞的那一类人。

将歌代的表情看在眼里中岛适时地提出了离开,而歌代在中岛离开之后也撑着雨伞赶往了室内篮球场。这一次她没有再担心被外面的雨打湿什么的,满脑子想的都是她要给紫原送伞这件事。

远远的她就听到了里面篮球场传来的声音还有球鞋在地板发出的摩擦声以及篮球落地的声音,当然不可少的还有球员加油助威的声音,这些都很清晰的传到了她的耳中。她从门口的门缝往里看,里面正进行了3对3的练习赛。没好进去打扰他们歌代在门口的台阶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坐下,打算就这样等到他们下部活。

成功晋级I.H并在今天知道了他们下一场对手的阳泉篮球队开始了紧张有序的练习。受到雨天的影响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很明朗,篮球场内意外的安静,安静到有些沉重。

“真是讨厌啊这潮湿的空气。”结束了一轮的练习在场边补充水分的福井一脸烦躁的看着窗外的雨幕。

“突然下这么大的雨今晚是要让我们在这里过夜吗?”

“只是阵雨很快就会停的阿鲁。”刘伟拿起自己的毛巾擦了把粘糊糊汗。实际上他也想早点结束联系去洗澡。

似乎是看大家确实没什么精神荒木雅子难得的提前结束了训练,还没等他们开心一下荒木又发话了,“今天落下的明天给我补回来!”

=口=真是让他们放松不得。

“咦?门口怎么有个人?”

有人打开了室内篮球馆的门看到了蜷在角落里的人影。她的头埋在膝盖里看不清长相,不过她身上的校服告诉他们眼前这个人是个女生。

“女生?为什么会一个人躲在这里。”

“啊!她怎么动也不动。”

原本打算趁着雨小走人的篮球部部员无一例外都停下了脚步看向了那个身影,也许是他们的动静太大那个身影动了动,动作缓慢的直起身子。

啊呀!竟然睡着了。

她眨了眨眼睛,大脑还处于混沌状态。

当篮球部的正选换完衣服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堵在门口脑中同时闪过疑问,身为队长的冈村喊了句,“你们在干什么?”然后拨开人群走到了人群的最外面,正正好和听到动静转过头来的歌代视线对上。

“冈村学长……”

“小学妹——”

他的嗓门向来很大,这一声叫唤更是差点把体育馆的房顶掀翻。他一脸吃惊地看着歌代,她的身上有着被溅到的泥污,衣服也有被淋湿的痕迹,皱巴巴地黏在身上看来有段时间了。

“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看到他出来原本因为眼前突然出现这么多人而变得手足无措的歌代随即镇定了下来。她朝冈村行了个礼,简单明了的道出了此行的目的。

“学长打扰了,我是来找紫原君的。”

“紫原?”

果然是找那家伙的吗?冈村回头在人群里看了看,注意到他的动作福井不爽的啧了一声,“那家伙说忘了东西在更衣室回去拿了。”

“那我在这里等一会好了。”

冈村看了眼面带笑容的歌代用手指了指体育馆,“去里面等吧。”这么大的雨在外面要是感冒怎么办。

他们是没有关系啦,淋着雨回去什么的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更不会因此而感冒。但是女孩子就不同了,抵抗力不好,身体素质又差。就算他们人高马大,平时再怎么没女人缘,他们也是知道女人是要拿来呵护。

打发了其他的部员剩下歌代较为熟识的冈村、福井和刘伟陪她等紫原。歌代觉得很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还麻烦学长陪我等人。”

“小学妹你真是太客气了。”冈村对歌代的印象很好,不单单是因为她上次向中岛洋子求情还有因为歌代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舒服。

其实他一直很介意女生对他的态度,有好几次因为他粗旷的相貌而吓得女生尖叫逃窜,那种态度让他深深抓狂。不过他在和歌代说话的时候都没有这个烦恼,她从来都是自然而又大方的,那对琥珀色的眼睛里看不到其他女生眼中的嫌弃和恐惧,这让冈村颇感欣慰——终于有个女人能正视他的脸了!

“小学妹找紫原什么事?”

福井和刘伟狠狠鄙视了一眼脸上带着笑容的冈村。看你那没出息的样,不就是和女生讲话吗?

歌代还是有些不自然,她并不擅长和不大相识的人相处,虽然篮球部的正选她因为紫原的缘故已经见过好几次,但也仅仅只是见过而已。

手中的雨伞被她揉来又揉去,“我、我是想,这么大的雨紫原君没有带伞……”所以想和他一起回去。

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他们已经都明白了她的意思,顿时羡慕嫉妒恨!

真好啊紫原!有女生怕你淋雨给你送伞!真幸福啊!紫原你可以去死了!

恶狠狠地诅咒了自家的王牌,他们三个随即跑到了角落里种蘑菇。

——为什么我们就没女人缘,这世道真是太不公平了!

就在歌代对他们的行为举止倍感疑惑的时候她的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一步一步保持着固有的频率慢慢地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同时还传来的还有那人的声音,“咦?怎么还在?不是说要先回去的吗?”

话音刚落就遭到了六记眼刀子的袭击。

他不为所动,津津有味的吃着手中的美味棒,“怎么了?练习做太多眼睛抽筋了吗?”

你才眼睛抽筋。

懒得和他计较福井指了指旁边的歌代,语气不大和善,“找你的。”

紫原的视线随即朝那边看去,原本漫不经心的表情在看清那人的样貌时顿时一亮,“小歌~你怎么来了。”

态度和先前截然相反。

紫原显然很高兴,三两步的走到她身边,那对漂亮的紫眸向下完成两道月牙,嘴角还带着温和的微笑。不过这个微笑在看到歌代狼狈的样子之后顿时收了起来,“怎么了弄成这幅样子?是有人欺负小歌吗?”

一瞬间泄露的黑化气场令歌代不由一愣立马解释道,“你误会了紫原君,衣服是我来时淋到的,泥土是坐在外面时被粘到的。”

紫原沉默地看了眼歌代,“小歌还真是不小心啊!”

警报解除,不仅歌代松了口气那几个正选也松了口气。

刚才那气场真不是盖的。

“呐?小歌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学妹知道你没伞是来给你送伞的阿鲁!”

“就是!这么大的雨还特意跑过来。”

闻言紫原瞪大了紫色的眼睛,“为什么小歌知道我没有带伞。”

“我是觉得紫原君的书包里塞满了零食应该没有地方可以放伞才对。”他就是这样的人,只要有位置他绝不落下任何一包零食。更何况这场雨下得很突然,会想到带伞的人除了平时有带遮阳伞的女生和特意备了伞在学校储物柜的学生就没有其他人了。

“好厉害猜对了。”

歌代无奈地看着紫原,吃货的脑回路太容易看懂了。

外面的雨已经小了很多,他原本还想就这么淋回去的。视线扫过被她放在身后的雨伞,只有一把,她大概是猜到了他有这个想法所以才跑了这一趟吧。

嘴角不由翘起,他用与平时完全相反的语调,在其他人饱含嫉妒的目光里对那个不知道在紧张什么的少女说,“小歌我们走吧!”

歌代抬头看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说着她小步跑到紫原身边,不过身后突然响起的对话差点让她整个人就差点扑到了紫原身上。

“真的走了?果然还是很不爽啊!”

“话说回来,小学妹知道那家伙住哪里?明明我们怎么问都不肯说。”

“难道说?他们住得很近阿鲁?”

对!很近!原本是一墙之隔现在都住到同个屋檐下了。不过她倒是没有想到紫原竟然连住的地方也没有说。

“嗯?因为和小歌说好了。”紫原漫不经心的说,“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住在一起。”

“紫原君……”歌代感动的眼泪直打转。

紫原看了她一眼,再次为自己做的正确决定而感到庆幸,果然他还是最喜欢小歌的笑脸了。

雨有变大的趋势紫原把伞往歌代那边移了移,这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更不要说歌代了。因为撑着伞没办法吃零食所以紫原暂时把零食收进了书包,专心在走路。

歌代原本是想她来撑伞的,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那伞也只能在紫原肩膀附近徘徊,所以在紫原接过伞的时候她别说有多懊恼了,这讨厌的身高差。

两人的距离因为一把雨伞的关系靠得很近,为了配合歌代的步伐紫原特意放慢了脚步,歌代察觉到了,眼角向下弯着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从紫原的角度看去,歌代原本巴掌大的脸不似往常瘦小,看上去很可爱。他不由多看了两眼,这一看顿时把他吓了一跳。

没有看路的歌代一脚踩进水坑,水花溅起时响起的声音令她下意识的低头,就在她低头的时候那只踩在水坑里的脚不知道怎么打了滑,她惊慌失措的朝后面摔去。

这不过是发生在一秒之内的事情,但是紫原凭借着他异于常人的反射神经还是一把拉住了歌代的手臂。他略一力把歌代拉回来,“MO~小心点啊小歌~”

对于紫原的好心提醒歌代垂下了脑袋,“对不起……”

她低着头紫原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不过听她说话的语气似乎不大好。难道哭了?他茫然的四处看了看,怎么办他不会安慰女生。

视线在某一处定格,他复又看向歌代。语气虽然还和平时没什么两张不过歌代听出了里面的期待。

“小歌那边有娃娃机,我抓一个送给你好不好。”

她抬起头一脸茫然,“咦?”娃娃机?

原本有些低落的情绪轻易被转移。顺着他的视线,歌代看到了他口中的娃娃机,是店家为了吸引顾客而放置在门口的娃娃机,因为这突然的雨它孤零零的立在那里无人问津。

——为什么紫原君会突然想到玩娃娃机?

看到紫原一瞬间变得闪亮亮的眼睛她点了点头,跟着紫原往那边走。

投币,转手柄,动作熟练却抓了空。

“啊……”紫原发出了惋惜的声音。

歌代也觉得很可惜,“就差一点点……”

紫原不死心,“再来一次……”

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抓到。

“呜……明明黑仔抓的那么容易的说。”

“黑仔?”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这个名字,是谁?

紫原显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黑仔玩娃娃机特别厉害,一抓一个,然后送给月亮妞月亮妞还高兴了好久。”所以他也要抓一个送给小歌,这样小歌就会高兴的吧!

虽然在听到那几个类似人类的称呼时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她还是明白了紫原的意思。

“要不……让我试试?”

紫原看了他一眼默默往旁边挪了挪。

依旧是和之前一样的动作,只是不同的是这次抓到了。

“哦哦——好厉害!”紫原开心的鼓掌,“可以和黑仔有一拼了。”

所以说那个黑仔是谁啦!

虽然很想这么问不过歌代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用手捏了捏手中毛绒玩具的肚子,软绵绵的触感令她不由多捏了两下。

紫原看了眼她手里的公仔又看了眼娃娃机里面,闷闷不乐的说,“如果里面全部都是零食我一定会抓的到。”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知道哪里有都是零食的娃娃机!”

紫原不过是随便说说不想到竟然还真的有装着零食的娃娃机,“在哪里?快带我去。”

“外面还下着雨呢紫原君。”

“没关系!小歌……”

拗不过他的歌代最终还是带着紫原去了,那天紫原是提着满满一大袋的东西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