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会有这个房间的钥匙!

在听到月山智明的这一声质问紫原这才下意识看自己的手,他的手还维持着刚才开门的动作,开门的钥匙也还没拔下来。

他“唔”了一声歪头把钥匙从锁孔里拔出来然后左看右看。

这个钥匙当初是歌代给他的,因为她说没有钥匙会很不方便就把备用的钥匙给了他,他上次离开的匆忙忘记还了,以至于现在错把302 的钥匙当做他公寓的钥匙。

那时候的紫原他根本没有发现,他是径直站到歌代家门口的,那模样就像他还住在歌代那一样,熟练的掏钥匙开门结果才发现他走错了门。

歌代自然知道紫原手上的钥匙是她给的,只是她不敢说。

——哥哥是个很精明的人,哪怕是小小的破绽他都能从中看出端倪,要是被他知道紫原君曾在这里住过后果不堪设想。

如此这般想着她就开始思考着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问题,在她一团混乱想不出个对策的时候紫原开口了,听到他的声音歌代随即看向他。

紫原依旧是那副将睡未睡的样子,就算面对智明锐利的宛如瑞士军刀的眼神他的反应也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他摇了摇手中的钥匙,微微弯下腰把她举到歌代眼前,“小歌我看到你的钥匙忘记拔下来了。”

咦——

琥珀色的眼睛闪过一丝疑惑慢半拍的反应过来紫原这是在替她解围。

她抬手接过钥匙,“紫原君,谢谢……”

紫原笑了笑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她的头发,手刚抬起他才想起歌代的哥哥在场又把手收了回来,腰也直了起来。他正对上月山智明的脸,冲着这个一脸不善的尼桑大人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

智明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脸色微沉,不知道为什么他用觉得那小子不是来还钥匙那么简单。

“歌代……”

歌代正盯着手中的钥匙发呆听到他的声音吓了一跳,手反射性的藏到了身后。

月山智明盯着她看了半晌,不明白她这个动作的含义。

“怎么了哥哥?”

他回过神,“没什么,我只是想问问你那小子他也住这栋公寓?”

歌代点了点头,下一秒她就看到智明的脸色很不好看。

不止是同班同学还是邻居吗?

看他的脸色歌代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别又说让我回东京这类的话,我是不会同意的。”

“那换个住的地方……”只要离那个男人远点就行。

“我在这里住得挺好。”

“可是……”

他不依不饶,歌代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哥哥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忘了你答应我的高中的这三年我可以随自己的意愿做事吗?”

“但是……”

如果这样会失去你的话……

“没关系的。”她握住智明的手,“不管我到了哪里我都不会让哥哥一个人的。”

这是他们之间的约定,也是她的承诺。

——不会再让哥哥承受亲人离别之苦。

她是不知道当初智明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守在她病床前的,父母已经离去唯一的妹妹生死未卜,她只是换位思考一下就能体会到他的心境,所以那时候才会在看到她醒来之后一反常态的激动。

他的哥哥隐藏了莫大的悲伤殷切地期望着她这个不成器的妹妹能够醒来,所以那时候她就决定了,不会再让哥哥一个人。但是也许是那时候他将要失去唯一剩下的亲人时的恐惧太过深刻他对她的关心有些过了头,这也是她颇为苦恼的一件事。

虽然计划是在歌代这边呆一晚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月山智明在接了公司的一个电话后匆忙离开,留下歌代看着突然空下来的房间有些愣神。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在歌代看来只能称之为无聊的时间中度过。她依旧在上课时睡觉,下课时和坂田打打闹闹,依旧会在考前借笔记本临时抱佛脚……日子似乎还和之前的没什么不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每当她回到公寓,房间里再也看不到那一抹高大的身影。那种失落的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渐渐淡去,就在她就要习惯了生活中少了紫原这个人的时候一件事打破了她现在为止相对平静的生活。

事情发生在一节体育课,因为除了跑步其他体育项目从来都是不合格的歌代为了迎战接下来的排球考试在练着排球。就在她再一次和排球擦身而过揉着发红的手臂准备去水龙头冲一下的时候她被老师叫住了。

一年级的体育老师就是篮球部的教练荒木雅子,她还是瘫着一张脸让被叫住的歌代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一瞬间变得拘谨起来。

“荒、荒木老师……”

荒木蹙了蹙眉,她知道她胆子小可没想到这样也能吓到她。于是她放柔了脸上的线条,“你这周末有空吗?”

“嗯?”

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不过歌代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她的问题,“有空的。”

这个回答似乎让荒木很满意,她点了点头。

“下一周篮球部会有一场比赛我打算在这周对他们进行强化训练。”

歌代安静地听着。

“场地和住宿的地方已经决定了,但是我们还少一个人帮忙后勤工作如果可以的话……”

说到这里歌代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荒木老师这是在找她帮忙呢。

歌代是那种人家有求于我我就不忍心拒绝的类型,更何况她之前还承诺过只要是她能帮的她尽量帮。

“所谓的后勤工作是……”

“只是简单的做下当天的训练日志还有日常三餐就可以了。”

听上去好像很简单。

于是她笑了笑,“如果大家不嫌弃我做的饭菜不合胃口那这个忙我帮了。”

荒木脸上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显然这个结局已经在她预料之中。

“不用担心,饭菜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好。况且……”就算你做的再难吃也会有人把它全部吃下去的。

荒木沉默地看了眼歌代视线随即转到了在网前把一个扣球拦下的紫原。

嘛,本来这次的合宿就是为了他准备的。

最近紫原的精神不大好,注意力也不集中,虽然翘部活的现象有所缓解但这种明显不在状态的样子还不如不来。这样的异常表现持续了有段时间了,大家都在猜测紫原是怎么了,然后有一个人的话让大家恍然大悟。

——紫原他会不会是在闹别扭,因为最近月山桑都没有找过他。

因为是和紫原他们同班,平川很容易就猜到了症结所在。

——原来是小两口出问题了【不对!】

紫原是他们篮球队的王牌虽然平时懒懒散散的他们虽然会唠叨两句但也无关紧要,但现在是I.H比赛他这个状态绝对不适合上场,所以想着替他转换一下心情荒木安排了这次的合宿。

合宿的地点是在一座深山老林里,久居城市突然间看到这么安静地地方大家都有点不习惯,直到荒木叫了一声他们才搬着自己的行李往里里走。他们要下榻的民宿在这座山的半山腰,车子上不去只能他们自己爬上去。

歌代这次出门除了一些必备品其他什么东西也没带,行李也只有一个小背包而已。倒是因为他是女生,篮球部里这班平时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这次难得有萌妹子同行争先恐后的想在她面前表现表现。

虽然歌代已经不止一次说明她自己可以,一个小背包没什么重量,那些人还在在她身边不依不挠,看样子她要是不把包给他们他们是不会走人的。

歌代有些苦恼地看着眼前这些热心的有些过头的篮球部队员,心里盘算着她是不是就这样把包交出来的好。

就在她想着她应该给谁他们才不会发生争执的时候从旁里突然伸出一只手,几乎是用抢的把歌代的背包夺了过去。

咦?

“紫、紫原!”看见来人他们很自觉的退了一步,“什么啊!原来你在啊!”

他们本来就是看他不在歌代又落了单所以才想表现一下的。

紫原垂着眼,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却没有理会他们。

他把歌代的包包被在身后然后对歌代说,“小歌我们走了。”

歌代迟疑了一下才跟上,“……嗯……哦!”

——紫原君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歌代跟在紫原身后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走在她前面的紫原。

从今天早上集合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紫原君难道不希望见到她吗?

最近这段时间他们虽然都有见面但是鲜有交流,宛如之前的交好都是她一个人的梦一般,她和他之间就像回到了国中时代。不,大概会好点,之前紫原君知道还有她这个人。所以在荒木老师找她帮忙的时候她其实还是有一点点私心的,她如果答应的话那是不是表示她又可以和紫原君好好相处了。

她激动的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在到达集合的地点登上等候在那里的大巴的时候,紫原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撇头看窗外了。荒木把她安排了紫原旁边的座位,她叫了声“紫原君”结果紫原根本连头也没回。她愣了愣一瞬间觉得鼻子有些酸,之后就一直乖乖坐着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夜未睡到底还是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大家已经陆陆续续的下了车,她是最后一个,结果她一下车就出现了上面那一幕。

她垂下眸子用眼睫遮挡住眼底的失落,脚下的步伐也渐渐慢了下来。

她体力本来就不好,爬山这项运动本来就不适合她,还没十分钟她就已经气喘吁吁汗如雨下,她想喝口水一,摸才想起水在包里而包在紫原背上。她这才想起走在前面的紫原君,可是她一抬头前面哪里有紫原的身影,就连她的身后也没有一个人影。

——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掉队这么多了吗?

她喘了口气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还是一个人影也没看见,她有些慌了。

孤身一人周围又都是陌生的环境,虽然现在还是白天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周围传来沙沙的声音,她立马想到了那些不大美好的东西,头皮一麻心也悬了起来。

传来声音的那片草丛动了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朝她走过来,她的一颗心顿时悬到了嗓门眼,她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方向同时脚向后撤……

那个东西的动作很快她还没来得及逃跑它已经从草丛里窜了出来,朝着歌代的脸扑来。

她只看到有个黑影朝她扑来,她吓得尖叫了一声身体惯性的想往后躲。但是她忘了,她的身后是一阶又一阶的台阶,她这一退身体顿时就失去了平衡。

她瞪大了眼看着被不知名的大树遮挡住的天空,那一刻她忘记了语言,忘记了求救,向前伸长的手似乎想抓住什么可是她最终什么也没有抓住。

今天的天空异常的灿烂,就算是被树枝遮挡她还是看到了那一抹澄净的蓝。这是她摔下台阶之后最后看到的风景,紧接着伴随他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疼痛还有无边无际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