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水树白银的临时改变主意护送歌代回家这重任落在了紫原身上。

歌代有些无奈的看着边走边吃的紫原,之前和水树一起的时候她还感到有些约束这下换成了紫原走在她身边她不知怎么的觉得有些心安,虽然他埋头苦吃根本没有理他。

指望紫原把歌代送回家这原本就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如果不是他们住的近恐怕紫原今晚就是把整个秋田走便了也没法把歌代送回家。

歌代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她本来也没指望紫原,她只是觉得能和他走在一起就已经很幸福了。

看到紫原吃蛋糕吃的满嘴都是歌代有些忍俊不禁,“紫原君慢点吃。”

紫原那眼角的余光扫了她一眼往嘴里塞东西的动作一顿。

“怎么了?”

嘴里咀嚼的动作也是一顿他看了眼自己手里的蛋糕,突然弯下腰把剩下的蛋糕递到了歌代面前,“小歌也一起吃。”

歌代看了眼蛋糕又看了眼紫原脸腾地就红了,要她吃紫原君吃过的东西什么的……

她咽了口口水脸上的表情十分不自然,“不、不用了,我之前吃过了。”

“是吗?可惜了。”紫原无不惋惜的说,接着他把那剩下的蛋糕尽数塞进了嘴里。他伸手想再拿一个却掏了个空,“啊……没有了……”

他左顾右盼终于发现一家便利店脸上表情瞬间一亮,他把食盒往歌代手上一丢,“小歌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

“等……紫原君!”

啊走掉了!

歌代呆呆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身影看上去有些落寞,直到紫原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她眼前她的眼眸才重新亮了起来。

她克制住自己想跑向他的冲动迈着平稳的步子朝他走去,“买好了?”

“嗯!我们走吧小歌。”

回到公寓并没有花多长时间,如果紫原没有三番两次的往便利店跑的话他们会更快回来。

自从从歌代的房间搬出去之后紫原总会隔三差五的往歌代房间跑,歌代知道他是惦念哥哥藏起来的零食也不拆穿任由他翻箱倒柜。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对吃的特别敏感,好几次他都一翻一个准,简直像长了狗鼻子一样。

这次也不例外,他大摇大摆的进了歌代的房间仿佛回自己家一样自然。他坐在沙发上,把装满零食的购物袋放在身边然后用遥控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正好在播篮球赛他难得安静地看着。

不久歌代送了饮料出来,虽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种种不妥但是当事人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也许是受之前同居的影响他们觉得这样的场景是再正常不过的。当然,如果在场有第三人的话一定会惊奇的发现,他们相处的模式俨然跟老夫老妻别无二致。

紫原看到歌代出来注意力随即被转移,她半蹲着垂着眸子把杯子摆放在桌上,然后笑着对他说,“紫原君先别吃零食了不然等下的晚饭要吃不下了。”

紫原当真听话的把零食收到了一边,歌代满意的朝她笑了笑,起身准备离开。

“小歌……”

“嗯?怎么了?”

紫原见她回头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

歌代歪了歪脑袋等着他的后文。

过了好半晌他才慢悠悠道,“先前那个白头发的……”

白头发?

歌代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你是说水树学长吗?”

听到歌代叫他的名字紫原低头思索道,“好像是这个名字吧……”

“真难得,紫原君既然还记得水树学长。”

紫原是个脸盲,目前为止连班上同学的脸都还记不清更不用说把名字对号入座了。

紫原像个小孩子般撇撇嘴把头扭到一边,“那种人我记他干嘛。”

紫原这模样歌代觉得万分可爱不由噗嗤笑出声来,怕紫原生气她又立马止了笑咳嗽一声以掩盖自己刚才的失态,“水树学长怎么了。”

歌代有些奇怪为什么紫原会提到水树。

像是想起了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东西紫原狠狠地皱了下眉,回头看歌代,“我不喜欢他。”

“欸?”

这是为什么?紫原君和水树学长之前并没接触吧!

紫原似乎也知道自己这个脾气来得莫名其妙,他撇了撇嘴把头扭到一边,“反正就是不喜欢!”

像个闹别扭的孩子一样!

琥珀色的眸子里荡着柔光,“好!不喜欢就不喜欢。”

他立马扭过头,一脸认真道,“小歌也不准喜欢他。”

她一瞬间愣住,突然明白紫原说这话的含义,“才、才没有有喜欢……”

紫原君想到哪里去了。

紫原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一下子眉头全部舒展开来脸上也带上了一惯的笑容。

“是吗~”

太好了!

他感觉全身心的放松,那个银头发的男人立马从他记忆里删除。这样做了之后,他想起了之前部活结束时荒木雅子交代他的事。

“对了小歌,暑假你有什么安排?”

突然间转移话题歌代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她还是回想了下暑假的安排。

“……我可能会回东京。”

之前有听说奈奈姐帮她接了工作。

“诶——”

紫原发出了失望的声音。

“怎么了?紫原君。”

“小雅子想让你参加这次的合宿的说。”

篮球部的合宿?她又不是篮球部的人没有必要去吧!但是她先前有答应荒木老师会帮忙……

“对不起了紫原君……”

歌代的回答令紫原很失望,它坐在沙发上把带来的零食全部吃完,搜刮了歌代的藏在角落里的零食这才心不满意不足的回去了。

虽然那时给了紫原否定的回答,但是在篮球部出发前往合宿的当天歌代还是出现在了坐满篮球部部员的巴士上。

紫原看到她先是一愣然后拼命的朝她打招呼,“小歌!这里!这里!”

原本坐在他旁边座位的那个人用复杂的眼光看了他一眼,紫原这是要我把座位让出来的节奏吗?

歌代自然看到了紫原她朝他笑了笑并没有往他那走而是低声和荒木雅子说了什么。

荒木站了起来示意大家安静一下。

“高年级的应该都知道每年暑假学生会都会派人过来监督社团的活动以决定接下来的经费发放。这次因为人手不够中岛派了月山来帮忙,大家都认识我就不做介绍了。所以接下来的一个月月山都会和我们在一起,你们几个不要因为对方是女孩子就欺负她听到没有。”

回答她的是整齐而划一的“嗨——”

歌代这才朝紫原走去,他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看来那人很有眼力的还是把空间让给了他们。

其他人嫉妒羡慕恨的看着紫原,他们也想和妹子坐在一起啊!

紫原对那些视线毫无所觉,从座位上站起来把歌代让进了里面的座位。歌代坐定朝紫原笑了笑,“谢谢紫原君。”

紫原也坐下,“小歌不是说不来吗?”

歌代的身体微不可闻的僵了僵,“中岛学姐说,平时我们茶会的茶点都是学生会的经费里来的,吃人嘴短帮一下忙也无可厚非。如果不帮忙这次的社团监察那么下学期茶道部可能就只能迫于压力废部了,就算不废部我们这几个游手好闲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人就要被逼着去参加茶道比赛了。。”

这是中岛洋子的原话。

坐在附近的人都听到了这话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各种汗,少女你这是被骗了吧?绝对被骗了吧!以中岛洋子现在掌握的权利还会被废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还有比赛……那完全是自愿的好不好!

顿时大家看向歌代的目光多了抹可怜,萌妹子总是会被人各种忽悠。

坐在车头位置的荒木雅子咳嗽了一声,这件事其实也有她的一份。

既然都要派人过来那么就派熟识的月山最好,虽然她不是学生会的人。中岛表示她有办法,她倒没有想到中岛会以这种理由把月山骗来。她既然按照约定把人送来了那么她是不是也该按照约定做点什么。

她回头看了眼正和歌代说着什么的紫原若有所思。

紫原正从被包里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大大小小的包装袋一下子堆满了他的膝盖连带着歌代这边的座位也堆满了东西。他从里边挑了几样塞给歌代,“因为不知道小歌会来所以没有准备小歌的份,不过这些都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都给小歌好了。”

歌代抱着他硬塞给她的零食有些手足无措。

坐在他们前排福井回过头看着紫原怀里的吃的很是眼馋,紫原万分戒备的把东西抱紧,“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没有你的份。”

什么叫差别待遇,眼前这就是个例子。

福井挑了挑眉,“我说紫原啊!平时我也没少照顾你你分我一点会死啊!”

紫原立马反唇相讥,“啊?照顾?你照顾的是那边那只大猩猩吧!我有看见你给他香蕉……”

话未说完远处立马响起了冈村的声音,“紫原!你说谁是大猩猩!”

紫原远远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大猩猩!”

周围响起忍笑的声音,就连歌代也忍不住嗤了一声。

被紫原他们这么一搅和车厢里顿时热闹起来,身处在这热闹的环境里她突然觉得这个暑假说不定会很有趣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