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秋田的歌代万分无聊的在家里窝了两天,原本想去找坂田结果她一家人出国旅游至今未归。落单的歌代又在家里窝了一天觉得不能在这么宅下去的歌代打了把太阳伞就出门了。路过一楼的时候和正在家里教两个儿子识字的福田太太打了招呼,歌代在这个燥热的午后踏出了公寓。

秋田的夏天比东京要温和许多,已经习惯了东京夏季的炎热的歌代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有热的表现,手里撑了把蓝色的伞歌代闲适的走在街上。身旁有一对情侣有过,她停住脚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不知怎么的那一刻她想起了紫原。

不知道紫原君现在在做什么?

原本以为她回到秋田的生活会和往常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她看着空落落的房间总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少了紫原的日子竟然会让她觉得无趣。

她叹了口气收回目光,逛街的兴致立马淡了很多。

闷闷的将手中的雨伞打了个圈,目光淡淡的扫过周围视线在看到公车站牌前的身影时顿了一下。她走过去站在那人身后,心想,果然是冰室君呢!

站在站牌前的正是冰室,此刻他正在看告示牌上的站点,似乎是没有找到他要的站点他蹙了蹙眉又仔仔细细地从头看了一遍。

“冰室君是要去哪里。”

“阳泉学园,先前那位小姐告诉我在这里坐车可我怎么也找不到它……”话说到一半他便愣住了,他是在和谁说话?

他回过头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茶发少女,“月山桑?”

看到他回头她的脸上带了抹微笑,“冰室君好久不见。”

见到她冰室有些吃惊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呢。”

歌代看了眼站牌上的站点,“冰室君要去阳泉学园?”

他点了点头。

歌代把伞搭在肩膀上眼眸满是笑意,“冰室君知道为什么在这里找不到阳泉学院的站点吗?”

他还真不懂,所以他笑着等她替他解答。

歌代笑了笑,“因为冰室君你站错方向了,去阳泉的车在对面!”

正好有一辆公车停靠在对面的站点歌代遥遥一指,“那辆车就是。”

冰室愣愣地看着那辆扬长而去的公车,严重有着无奈,“难怪!不管我怎么找都找不到阳泉学园。”

“冰室君去阳泉是有什么事吗?”歌代看到他手上有一本阳泉学园的介绍,再结合他刚从美国回来这点歌代的心里有了猜测,“冰室君是想转学是阳泉吗?”

说着这话的时候各连脸上隐隐有着期待。

冰室把手上的学校宣传册卷成筒状,笑着说,“是有这个打算!不过在决定前我打算先看下学校再做决定。”

歌代点了点头,算是了解了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碰见冰室的原因。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给冰室君做下导游。”毕竟以后就一个学校的学长了,学妹帮学长是应当的。

冰室愣了愣,“欸?”

歌代笑了笑,“冰室君还不知道吧我就是阳泉的学生。”

冰室的眸子瞠了瞠,竟然会这么巧!

歌代往前走了几步见他没跟上又回过头,“冰室君?不走吗?”

冰室回过神有些无奈的看着她,看来就算他想拒绝也是不可能的了吧。

歌代说,其实这里离阳泉并不远没有必要坐公车。于是冰室就改坐车为步行,顺便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路上,冰室非常有绅士风度的替歌代打伞,她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冰室说“你都帮我带路了我帮你打伞也没什么”之后就释然了。

两人的气氛很融洽,歌代知道冰室从小就随着父母去了美国,直到前不久刚回来。父母因为工作的关系不大管他,他在美国自由自在认识了许多朋友,也学了很多,篮球也是在那时候学会的。他在说道篮球的时候嘴角带着笑,眼神里有些怀念的神情。

“篮球的话我们学校也有篮球部哦!冰室君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

冰室想起之前碰见她时她说起合宿的事。

“月山桑是篮球部的人?”

“不,不是的!”她摆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正好和他们认识。”

冰室点了点头,他想起上次见到的那个高个子男生,确实关系看上去不错的样子。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阳泉,虽然暑假期间不许入内,不过在歌代拿出学生证并解释了冰室想转学这件事后门卫大叔非常大方的把门打开让他们进去了。

一进校园冰室就被里面充满西洋风情的建筑物给吸引了,哥特式风格的教学楼让这个海归游子倍感亲切。虽然是夏天校园的花圃里开满了各式各样叫不出名字的花,道路两边是苍翠的梧桐。明明是日本的学校却没有一丝日本本图的味道这让从小在美国长大,已经习惯异国风格的冰室很满意。

歌代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决定了,她拿出电话看了眼最新发来的短信。

“看来冰室君是做了决定呢,那么跟我走吧!”

冰室不解,“去哪?”

“当然是去把转校手续给办了。”

“不是要等开学吗?”

“冰室君的运气很好呢,今天中岛前辈正好在学校。”

中岛前辈虽然是学生会会长,但是这学校大大小小的事实际上都归她管,所以她才会在这个暑假连休息的时间也没有。

中岛和往常一样在学生会工作室批文件听了歌代的事不由拿眼睛多看了冰室一眼,黑发的少年脸上带着礼貌而又疏远的微笑,看着她的目光不卑不亢,只一眼她就知道眼前这个人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月山这家伙是从哪里找来这么麻烦的家伙的。

歌代有些紧张的看着中岛洋子,见她这个模样从进这个房间开始就带着疏远微笑的冰室这次嘴角不由有了真正的笑容。真是个善良的女孩,明明是他的事,她竟然比她这个当事人还上心,这让冰室的心暖暖的。

冰室一瞬间放柔的表情自然没能逃过中岛的眼睛,她从抽屉里拿出几张资料,“把这几份资料填了,考试定在一周之后。”

听她这么说歌代知道她是答应了顿时喜笑颜开,冰室也笑了,“好!”

知道中岛还要其他文件要处理歌代没有久留,出来之后歌代不停打量着冰室,冰室问,“怎么了?”

“我在想,在阳泉大家听到中岛前辈的时候都是一脸惊吓的样子,除了几位前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站在中岛前辈面前这么镇定的人。”

“这样吗?”

她一定是没有看见刚才那个叫中岛的女子在看到他和她一起进去的时候那一瞬间变得锐利的眼神,这眼神在歌代跟她解释了他的事之后就消失了,她大概把他看成了什么危险的人了。不过从这点也可以看出,现在站在他旁边的这个少女经常被骗得团团转。

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帮助她,那个学生会长说不定是个好人。

一周之后冰室才知道他的这个想法是有多天真!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是过渡所以字数不多,主要是想把尼桑放出来

下一章紫原归来,同时到来的还有一个不得了的人!

ps.今天是翠翠生日,祝翠翠生日快乐~~记得要继续傲娇哦~~

錵树:十指紧扣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