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上天听到了歌代的求救,就在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月山智明的电话响了。

他顿了顿,看了眼歌代和紫原之后才掏出手机,“有什么事吗弥生!”

声音一反常态的温柔,他一开口就接收到了歌代略带探究的目光,他咳嗽了一声不着痕迹的把头扭开,电话里传来了对方略显焦急的话语。

“智明你在哪里?”

“我在秋田。”

那话那边默了默,“这样啊是跑去找你妹妹了吗?”

他嗯了声,“这边出了点状况,今晚可能不回去了。”

他这话一说出口紫原就不满的蹙了蹙眉,“不行小歌已经答应……”让我搬回来住了。

不想房间里有其他人的紫原立马想反对被一旁的歌代拉住,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乱动,他垂了垂眼目光看着自己被拉住的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歌代只是下意识的阻止紫原说话拉着他手这个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精神有些紧张的她也完全没注意到她的手是抓着紫原的。

紫原垂着眼细细打量着那只白皙的手,她的手纤细修长抓着他的时候软软的,手上的温度没有他高甚至有些凉,不知道是紧张的缘故还是她本身体质如此。他的手不直觉的握了握,这一握他发现歌代的手格外的小,抓着她的感觉就跟抓着小孩子一样。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这只手格外的柔软,令他有些不忍心松开。

月山智明挂了电话一回头看到的就是两人牵着手的模样,这让原本听了弥生的话而消了火气的智明再一次燃起了怒火。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拉拉扯扯!

顺着他的视线歌代这才察觉她的手此刻正和紫原握在一起,触电般的松开。她没有去看紫原而是一脸焦急的跟月山智明解释,“欧尼桑不是你想得那样。”

月山智明大手一挥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不用说了!”他绷着脸目光凌厉地看着歌代,“当初是你说不会做让我当心的事我才放你去阳泉读书的,可是你现在这样让我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在这里。”在他看来再没有比她被别人男人拐走这件事更让他不安的了。

他走上前来拉着歌代的手往外走,“不行,你现在就跟我回东京,这秋田我是绝对不会再让你呆下去的!”

“欧尼桑!”歌代瞪大了眼睛看着一意孤行的月山智明,同时挣扎着想要逃脱他的禁锢,“等、我不回去……”

智明手上力度不减,“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听你的任何话。”

歌代琥珀色的眼睛里有了泪光:不要!她不要回东京!

就在歌代无计可施的时候一道阴影从她身后投下,不等她反应一只手臂从她身后伸出绕过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扣在了怀里,他的力道不大不过拉着歌代的智明动作一顿却是怎么也无法拉动歌代分毫。

被圈外臂弯里的歌代先是一愣然后抬头朝上看去,视线里只能看到他的下巴还有凌乱的紫色头发。

“紫原君……”

紫原没有理他,那对向来没精打采的眸子此刻正一瞬不瞬的盯着拉着歌代手臂的智明,眼睛微眯,“放手!”

对于他这一突然的变化智明有些吃惊,眼前这人完全和先前那个傻小子判若两人。

愣神间手上的力道不自觉放松,紫原趁机把歌代整个拉进自己怀里并且后退了两步。

智明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有些没反应过来,“你……”

他刚想说什么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被打断,他接通电话可视线至始至终没有从歌代身上移开。

“喂!”

这次的语气较刚才比冷了很多,他仿佛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电话那头那人身上,“我现在没空有什么事快说。”

电话那头一片安静,他蹙着没刚想按点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女子温柔的声音。

“智明没空吗?那我晚点再打给你!”

听到这个声音月山智明脸色变了变,“弥生?”

“嗯!”

“……”

“我就想跟你确定下等下见面的地方,既然你没空的话……”

“等、等一下!”月山智明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你现在在哪里!”

那边似乎思索了一下,“现在在公司后面的那个公园。”

立马将她所说的那个位置定位脑中飞快的闪过那附近的餐饮店。

“你在威士忌餐厅等我。”

“好!”

月山智明挂了电话,再回头要找紫原麻烦的心情已经淡了许多,不过这不代表他已经妥协。

他看了眼目光坚定的歌代还有死死护着歌代的紫原眉头拢成了一道小山,看来今天他是别想把人带走了。

他揉了揉太阳穴一脸头痛地看着歌代,“算了,今天就放过你!”

歌代心头一喜,还来不及说一句话就被智明打断了,原本激动的心情立马跌到谷底。

“……这两天我会派人来接你,你自己准备一下。”

“欧尼桑!!”

果然还是不改变初衷吗?

月山智明一个眼神过去,虽然凌厉但因为对象是自己的妹妹杀伤力可以说是无,不过说出的话却冰冷异常,“我说过不会听你讲话。”

他看了眼愣住的歌代又看了眼面露担忧的紫原,沉着脸走了。

歌代怔愣地看着被他关上的房门一瞬间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小歌……”

紫原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这样的小歌他是第一次看见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歌代低着头细碎的刘海挡住了她的眼睛,也让她的表情看上去没有那么真切。听到紫原的声音她抬起头,脸上并没有任何沮丧忧伤的情绪,相反的她脸上是一抹绚烂无比的微笑。

一股不安油然而生,紫原扣在歌代腰上的手紧了紧。

笑容如花的歌代眨了眨琥珀色的眸子说,“紫原君我可能就要和你说再见了呢。”

紫色的眸子微微瞠了瞠,不敢相信地看着歌代,“你那么听他的话。”

她说,“我不能丢下他。”

那么就能丢下我吗?

一瞬间涌上心头的情绪让紫原很不好受,他把眼一垂像撒娇的小孩子一样把歌代抱着紧紧的,呀哒!我要和小歌一起。”

虽然动作有点幼稚不过他说出的话对歌代来说还是很有震撼力的,一瞬间她的脑海里想的都是“紫原君不想让我离开”这样的话语,原本沮丧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

“紫原君……”她的眼中闪着波光,虽然她也不想走但是欧尼桑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她恐怕真的没办法再留在这里了。

她叹了口气的同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歌代现在的心情有些低落电话接的也有些随便,“你好,这里是月山歌代。”

“哦!还活着!看来今晚我不用特意赶过去替你收尸了。”

歌代精神一凛,“奈奈姐!”

“看来精神头还不错!”

“……”

她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手机,她打电话过来就是来调侃她的吗?

“智明已经走了吧!”

歌代抓着电话的手紧了紧,“奈奈姐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刚刚打电话给弥生说他在回来的路上。”

她的声音听上去很欢快歌代立马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那两个电话原来是奈奈姐安排的吗?”

她懒洋洋道,“我是会做这种麻烦事的人吗?”

确实是!

“那……”

“是真司那家伙知道智明去秋田,担心他为难你所以去拜托弥生的。”

歌代很是感动眼中再次蒙了层水雾,“真司哥,奈奈姐谢谢你们……”

现在想想如果没有那两个突然打来的电话哥哥他的脾气也不会那么早消,那么他对她的所下的判决也不会就单单让她回去那么简单。

在恰当的时机让恰当的人打来电话这样的事也只有从小和月山智明一起长大,对他的一举一动再了解不过的石川真司办的到。

“NE?智明他怎么说。”

提到这个她就有些沮丧,“他说过两天让人来接我。”

栗园对这个决定似乎一点也不意外,“这样——”

她的话尾拖得很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好半晌她才出口安慰到,“这边交给我们你只管在秋田好好读书就好。”

“咦?”

这是要让她和哥哥对着干的意思吗?

“如果你回来的话我这边也很麻烦。”

歌代回东京誓必会被智明保护起来与外界断开所有联系,这样的话关于Eden的工作就无法继续,那些原本就对Eden有意见的家伙一定会抓住话题一直攻击。

“说到底,还是要靠你自己。智明的脾气你自己清楚,再这样下去的话你那个小男朋友很危险哦!”

“所以我都说了紫原君不是我男朋友啦!”

歌代红着脸解释到,不过栗园才不听这些,她用毋庸质疑的声音说,“你还想否认吗?难道你不喜欢那小子?”

歌代愣了愣,“我……”

喜欢!她喜欢紫原君!喜欢到每天都想和他在一起,只要站在他身边就感觉很幸福。

听着电话那头沉默的声音栗园已经知道了她的答案,虽然她还没有见过她口中的那位“紫原君”不过从她的表述中,肯一次又一次的保护她那个紫原对她也是有不一样的感情的吧!

不过智明的话,就算不是男朋友,只要是出现在歌代身边的异性他都会一律把他们从歌代身边清楚干净。

这下真如真司所说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