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歌……”

歌代挂掉电话从阳台上出来一脸沮丧的表情,听到紫原叫她她抬起头冲他微微一笑,“紫原君。”

紫原皱了皱眉走过去用手揉着她的头发,声音拖得长长的,“不想笑就不要笑。”

掌心下的人僵了僵。

紫原好似没发现般继续揉着歌代的头发,“嘛今天我先回去了。”

歌代抬头看他,之前不是说要搬过来和她住的吗?

虽然很想搬过来但因为之前歌代哥哥的突然到访让紫原觉得这事有些麻烦,他蹙着眉歪了歪脑袋,“为什么尼尼看到我们在一起会那么生气呢?”

那是因为他以为我们是那种关系。

歌代无声的叹了口气,听到紫原对智明的称呼不由又觉得好笑,“紫原君这么叫欧尼桑的话他会生气的。”

“是吗?”

歌代很肯定的点头,绝对会生气的。

紫原一脸无所谓的说,“嘛~到时候再说吧!”

到时候就怕已经晚了啊!

歌代有些担心,“紫原君,如果下次见到欧尼桑你还是躲着点吧,尼桑他有点……有点……”歌代断断续续的说着,皱着眉似乎想找到一个适合的词来形容她哥哥的性格。

看她苦思冥想的样子紫原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知道了。”他又在歌代头上揉了揉然后弯下腰和歌代对视着,原本半阖着的眼睛微微弯着满是笑意地看着她,“那么,小歌晚安!”

近在咫尺的脸让歌代愣了愣,回过神有些惊慌失措的和他道别,“晚、晚安紫原君。”

直到紫原离开歌代还有些怔愣,她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那里紫原君刚刚碰过……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暑假也渐渐到了尾声。原本说要来接歌代的月山智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直到暑假结束都没有来,倒是歌代精神紧张的好几晚没睡着,后来才知道是石川真司那边耍了手段让智明暂时没时间管她这边的事。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忘了这件事,一得闲他就派人去了趟阳泉替歌代办理转学手续,意外的是竟然被拒绝了。

“就算是家人我们也没有办法在不知道学生意愿的情况下办理转学手续。”有着一头金色卷发的少女如是说。

歌代是肯定不会愿意转学的那么他这个转学手续注定办不成,月山智明听手下说了之后把那个管事的学生会会长在心里咒骂了一遍,紧接着又被接踵而来的工作所吞没暂时没时间再管歌代的事!

这些都是栗园跟她讲的,她在电话这头不住的道谢。只是她有些好奇,他们到底是怎么让她哥哥忙得连一点时间也没有的。

转学手续没办成歌代还是要正常上学,正式开学的这一天歌代是和紫原一起到学校的。两人出门的时间不同之所以还能一起到校那是因为紫原迷路在了去学校的路上,明明才两个月没走他竟然已经忘记了区学校的路,歌代对紫原的路痴又更上了一层。

两个月没见班上的同学都聚在一起谈论暑假的见闻,班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很热闹,就连班主任进来他们也没有安静下来。

和往常一样交代了两句班主任笹田老师告知了他们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按照阳泉的习俗,暑假开学的第二个月是阳泉的学园祭,到时候学校里的每个班级、每个社团都要有活动,届时还会有校外的人来参观。这是阳泉学院仅次于校运会的第二大活动,笹田告诉他们一定要好好准备。

他的话音刚落班级里立马响起了欢呼声,看来大家对这个学园祭的期待值很高。

看大家热情高涨,打铁要趁热,笹田决定这学期的第一节班会就决定谈论学园祭他们班级的活动内容好了。于是各种五花八门的建议都被提了出来。

“演话剧!王子和公主什么的最美好了。”

“不行话剧太老土了,你看我们开餐厅怎么样!”

“餐厅太麻烦!到时候开餐厅的班级肯定很多我们没必要跟他们一起抢。”

“鬼屋!鬼屋怎么样!”

大家讨论的热烈歌代就算想趴着睡觉也很难,于是她扭头问坐在她后排的坂田,“夏末想做什么?”

像是就在等她这句话坂田嘿嘿地笑了两声,笑得歌代毛骨悚然,就在她想转回去当没问过的时候坂田激动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自制甜品铺子!”

讨论声顿停了下来,大家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了半晌才有人回过神来,“听上去好像不错耶——”

“坂田你再说下去。”

坂田得意地扬了扬下巴,“学园祭当天肯定不乏甜品店但是我们开的是要让客人自己动手制作甜品的店,自己制作的甜点就算再不好也是自己的心意,我们到时可以准备一些卡片让他们把话写在上面。而且这样我们也不用花太多的心思在客人身上。”

坂田刚说完就有人在旁边附和,“不错不错~就这个好了!”

“送给心中那一位独一无二的礼物,这个嘘头好!”

“好样的坂田,就这么办吧!”

于是开学的第一天他们班就已经决定好了学园祭的活动并动作神速的上报给了学生会。

中岛洋子看着他们班的活动企划书嘴角带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月山你是不是也想做什么吃的送人啊!”

“欸?”为什么她会知道。

被看穿心事的歌代脸上头也低了下去,“我、我做的东西不好吃……”

“味道是其次……”她把企划书放到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重要的是心意不是吗?”

“这个提议是谁想出来的!”一旁的望月问。

“是夏末。”

望月勾了勾嘴角,那个家伙吗?

她笑了起来,“看来小夏是有想送礼物的人了。”

歌代已经惊奇的咦了一声,“夏末吗?”

望月的视线从那企划书上扫过,“以她的性格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亦她看半天那家伙只是想找个借口想给她的心上人送礼物,可是又没有恰当的时机于是就自己创造了一个。竟然拉全校的人下水,这家伙真是好计谋。

歌代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觉得望月说得很对!那也就是说……

“夏末你有喜欢的人了?”

午休的时候歌代逮着机会问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坂田。

“噗——”

坂田一口将嘴里的水全部喷了出来剧烈咳嗽着,歌代在她后背拍了拍,关心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还不是你害得!

坂田止了咳回头瞪她,“你听谁说的。”

“望月学姐。”她如实以告。

那个家伙……

坂田咬牙切齿的把望月在心里数落了一遍。

“你别听他们胡说。”

“可是……”歌代看了眼她绯红的脸颊笑了,“夏末你脸红了。”

坂田立马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背对着歌代,心里又把学生会那班人咒了一遍。

——尼玛的!快把原来那个天真无邪的歌代还给我!

歌代脸上的笑意更深,“你不准备告诉我他是谁吗?”

坂田回头看了她一脸,脸上的绯红已经蔓延到了脖子,她张了张嘴发出了几个断断续续的音节。

歌代是第一次看到坂田这个模样不由觉得好笑,不过想到她要是就这么笑了恼羞成怒的坂田一定不会放过她所以她拼命忍着笑,一抽一抽的肩膀可以看出她忍得是有多么辛苦。

坂田瞪了她一眼威胁到,“你要是敢笑出来我就把你喜欢傻大个的事用广播说出来!”

歌代立马止了笑,正襟危坐,“我很认真的在听你说我没有笑。”

坂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半晌又开始结巴跟刚才简直是判若两人。

向来嗓门很大的坂田这次说出来的声音僻比蚊吟,歌代拼命的竖直了耳朵她才总算听清她说得内容。

“我是在刚开学的那天碰见他的,他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问我阳泉学园怎么走,那时候我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了……这样出色的相貌我之前不可能没有察觉到所以我就猜到他可能是转学生……”

“转学生?”

虽然有些不满被歌代打断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事后我查了下,他之前是在美国读书。”

歌代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夏末我想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了。”

坂田笑得很开心,“你也注意到了吗他……”

还想再说什么的坂田突然住了嘴然后一瞬不瞬的盯着歌代背后的方向,歌代因为她突然截住话头还有些奇怪,一回头她立马知道她为什么不说话了,她的白马王子来了。

视线里,黑发少年迈着沉稳的脚步正朝她们的方向走开,他的嘴角带着微笑,左眼被刘海遮住看得有些不真切右眼的眼睛下面那颗泪痣令他凭空多填了几分魅惑。他在她们面前站定,眼睛弯成道月牙,“好久不见了月山。”

果然是冰室君啊!

歌代在看了眼已经呈花痴状的坂田如是想。

“冰室君,好久不见!”

她和往常一样打着招呼,坂田看了她一眼突然伸手在看不见的地方扭了歌代腰上的肉肉,然后拉着吃痛的歌代走到一边,“好家伙什么时候认识的!我不管!你一定要把我介绍给我的白马王子!不然……”

歌代揉着腰一脸痛苦的看着她,“我也是暑假刚刚认识的。”

好疼,这力道肯定青掉一块了。

坂田不相信,看他们那熟稔的程度怎么看也不像刚刚认识的。

抓着歌代手一紧坂田把声音压得沉沉的危险以为十足,“难道说……你抛弃了那个傻大个想投进我家王子的怀抱?胆子很大啊歌代我的人你也敢动!”说到后面她整个人都开始咬牙切齿。

听了她的话歌代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都说恋爱的人会有妄想症,夏末这样难不成是患上了情敌妄想症?好巧不巧她正是她的假想敌。

歌代觉得万分冤枉急忙摇头加摆手的否定,“夏末你误会了,我跟冰室君只是朋友!”

坂田继续阴测测地看着她。

她们在角落里说话的时候冰室正好走到了他们面前,他看了眼窃窃私语的两人有些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难道我来得不是时候?”

“没、没有的事!”

听到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声音坂田立马换上了小女人模样,收敛了眉眼柔和了表情,嘴角也带上了温柔的微笑,就连站姿也是从未有过的淑女。

歌代在旁看得目瞪口呆!

夏末这是吃错药了!

“这位是……”

冰室看了眼坂田觉得有些眼熟,“啊!你是之前替我引路的那个女生。”想起了对方是何人冰室立马换上了礼貌的微笑,“那天真是谢谢了,没想到你和月山认识。。”

歌代趁机替他介绍,“这是我朋友坂田夏末。”

冰室伸出右手,“我是二年C班的冰室辰也,请多指教。”

“原来是学长。”坂田慌慌张张地握住他的手“我才是,请请多指教。”

坂田的整张脸都涨得通红,松开手的那一刻她抱着那只右手非常激动的躲在了歌代身后,然后不停念叨着,“王子和我握手了,好幸福!我再也不洗手!”

脑后滑下一滴冷汗她有些尴尬地看向冰室,“请不用在意,夏末她就是这样。”

冰室冲她微微一笑,那笑容太美正好探出个脑袋想偷偷看一眼的坂田立马晕陷在这抹微笑里,然后眼冒红星地倒地不起……

歌代立马就慌了,“夏末!你怎么了……”

为什么你鼻子下面会有两道鼻血啊!

作者有话要说:只所以放尼桑出来是因为冰室尼桑是个好助攻【喂】

不过,小歌你还是先把那个情敌妄想症患者解决了吧

坂田:你说谁是情敌妄想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