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

当初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歌代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直到她遇到紫原,开始了漫长的暗恋生涯。她并没有奢求紫原会喜欢她,她只是觉得只要紫原能注意到她她就很幸福了。

好在上天还是眷顾她的,从高中开始他们变得越来越熟稔,但是她还是没有奢求紫原会喜欢她。自己几斤几两她还是知道的,先不说她胆小懦弱不会拒绝人,就说两人的身高,50米的身高差令她心生畏惧!而且高个子的男生一般都喜欢个子高挑的女生,所以从一开始歌代就只想和紫原保持在朋友的关系。

所以她在听到坂田的那句话之后才会那么吃惊!

“夏末你别开玩笑了!”

她虽然是笑着,但是人都看得出她笑得很勉强,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硬是将她柔美的脸庞折腾成一根苦瓜。眼底的忧伤一闪而过,眼一眨琥珀色的眸子重新归于平静。

坂田看着这样的她一瞬间陷入了沉默,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结果话到嘴边打了个转就变成了,“是啊!我就在开玩笑呢。”

说着附上一个无比僵硬的微笑。

歌代狐疑得看着她。

她脸色一敛故做不耐烦道,“干什么?只许傻大个放杀气就不许我开开他玩笑了。”

歌代噗嗤笑出声来,“行!当然行!”不过要是被紫原君知道了免不了又是一番争吵。

坂田咬牙切齿道,“你就知道心疼他。”

“我哪有!”

“就有了。”

坂田开始无理取闹,她伸手去扯歌代的脸颊,“我说有就有,不准你反驳。”

歌代吃痛立马点头,“是是!你说的都是对的坂田大人!”

坂田这才松了手,大手一挥一脸疲惫道,“没事就退了吧!”

歌代抽了抽嘴角,夏末你这是古装剧看太多的后遗症吧!

看到歌代转回自己座位坂田这才蹙起眉盯着她的后背发呆,虽然刚才用一句玩笑话搪塞过去了,不过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这样的一句“玩笑话”会让歌代露出那样的表情。

说不清道不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表情。她只是在旁边看着就能感觉到不断蔓延开来的悲伤。她是真的喜欢那个傻大个但是也是从心底里没有与之交往的意向,理由她不知道,但是她大概猜得到。

——那个死脑筋的家伙大概又想太多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逼了吧!

这么想着她叹了口气垂头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发送!

不久坐在她前排的人有了动静。

“这个周末有Eden的签名会我们一起去吧!”

歌代拿着电话的手抖了抖,这才想起之前栗园有跟她说过这件事。

怎么办!她该怎么回答才好。

想了想她在手机上打到,“中岛学姐让我表演话剧我可能没办法去。”

这下换收到短信的坂田手抖了一抖。

“那家伙找你演剧本?!”

歌代看着后面的两个标点符号嘴角不禁弯起,夏末那家伙大概又陷入前辈对她的迫害幻想了。说起来,她还不知道她和前辈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次一说到前辈们她都是一副戒备而又深恶痛绝的样子。她不是八卦的人没有多问,她相信如果想说的时候夏末自己就会跟她说。

夏末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就破口大骂了,如果现在不是在上课的话。她狠皱起眉牙齿咬的咯吱作响,正好讲课路过的老师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她无视之,光明正大的把手机拿到桌面上,啪啪啪的打了几行字又收回抽屉。那老师气得不轻,不过在这个班上课的老师其他技能没有忍耐这门功夫上得非常好,这都是这个班的那些个奇葩给逼出来的。

歌代那边很快就收到回信了。

“我不管,要么跟我去签售会要么你跟中岛那腹黑去演那鬼屁话剧,你选一个吧!”

呃……

这不是为难她吗?

她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动静夏末奇怪地朝她看了一眼,顿时有些无语,这家伙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她叹了口气又在手机上逛了会论坛,狠下心来把网页换掉,原本正在讨论这次签售会的事的网页被切换成阳泉学院的学园祭介绍。她盯着手机看了半晌这才下定决心般的把手机塞进书包,想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偏偏让她烦心的人就坐在她前排睡得好不舒服,她看着那颗茶色的后脑勺越发觉得自己牺牲见到心目中偶像的机会而跟着她去狼窝是万分不合算的事。

越想越生气,坂田直接一脚踹在了歌代的椅子上,“砰”的一声响,班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而当事人则动了动慢吞吞的直起身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一脸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地震?”

“……”

班上没人回答她的问题。

最后回答她的还是坂田,“是地震了,已经结束了你继续睡。”

歌代本就在和困意做着斗争听到她说这话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又倒了下去,把倒头就睡这个词演绎地淋漓尽致。

班上的人已经习惯了歌代这幅模样,最淡定的还是坂田,她朝老师点了点头,“老师请继续!”

继续你个头啊!

那老师真想把手中的书丢到她头上,明明就没见她有在听课,这会倒装得一副好学生模样。

老师觉得他的肺有些难受,果然这是要气炸的趋势?

歌代这一睡就睡到了放学,坂田站在她旁边正在帮她把课本什么的放进书包,正好此时电话响起,她把电话拿出来递给歌代,“电话!”

歌代揉了揉眼睛懒洋洋地接过电话,“摩西摩西!这里是月山歌代!”

因为刚睡醒她的声音还有些不清晰,朦朦胧胧的让坂田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可是在哪里听到过她却想不起来。

歌代这边刚说完话电话那边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歌?你才刚醒吗?”

是紫原!

歌代的哈欠顿时僵住,“紫、紫原君!”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紫原会在这时候给他打电话。

电话那边吵吵闹闹的紫原似乎和他们说了什么这才变得安静下来,“小歌现在还在班级吗?”

“嗯!在的!”

放学后大家都有部活要参加,所以班上除了还没来得及走的她们以外没有其他人。

歌代想了想,“紫原君是落了什么东西在班级吗?”

“嗯!”

紫原在电话这边有些吃惊,为什么小歌会猜到,他明明什么也没说。

“我把今天室仔寄在我这的包裹忘拿了,应该在抽屉里。”

“冰室前辈吗?”

歌代站起身朝紫原的座位走去,在紫原的抽屉里果然找到了一个巴掌大的包裹。

“……找到了。”她打量着手上的东西,“要我帮紫原君送过去吗?”

“可以吗?”

她点了点头,之后又想起她这是在讲电话,对方是看不到她的动作的,于是她又“嗯”了一声。

抬起头已经猜到她接下来要做什么的坂田挑了挑眉,“走吧!不是要去篮球部?”

坂田难得的善解人意令歌代有些不习惯。

她应了一声和坂田并肩离开了教室,一路上相谈甚欢。不过坂田心中还带着一丝担忧,在经历了那场谈话之后就这么去见紫原没有关系吗?

这个问题她没有问出来,因为她看到歌代脸上的表情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知道她很会藏心事坂田蹙了蹙眉,她虽然不喜欢紫原那个傻大个,但是如果能让歌代高兴的话……

转而冷静一想她又有些唾弃自己,当事人都不担心她在这瞎掺和什么呀!

这是坂田第一次萌生帮他们牵线的想法。

不过,这个线怎么牵呢?

坂田不是那种心思细腻的人,从教室到体育室的的路程就算再长也不会超过10分钟,让她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完全是不可能的。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既然歌代这边走不通那她就从傻大个那边着手。

脑海里有了大致的思路想见到紫原立马就把话问清楚的坂田,在看到篮球部新入部的黑发少年的跳投之后已经把什么都抛到脑后了。

啊!冰室前辈好帅啊!

歌代看了她一眼,顿时有些无奈,“夏末,口水~”

坂田相当粗鲁的把手往嘴上一抹,当然摸到湿漉漉的一片,她“啧”了一声随手在裙子蹭了蹭。

歌代的脸顿时变得五颜六色,“夏末注意形象!”

形象这个东西坂田夏末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已经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这是夏末自己曾经亲口说过的话,不过今天她大概是又跑回了一趟娘胎,把早就不知道丢到哪个旮旯角落里的形象又重新找了出来,不过为什么前一刻还是留着口水的花痴女的夏末会在下一秒变成了一个温文尔雅成熟稳重的人?

歌代的疑问下一秒就知道了!

因为,她的男神冰室前辈看过来了!

歌代抽了抽嘴角,用复杂的目光看了眼坂田。感情这不是形象不形象的问题。是她变脸速度太快了!

这边,冰室看到歌代他们在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之后就朝他们走过来,依旧是和往常一样的微笑,“歌代!”视线一转,他在看到坂田的时候顿了一下,“嗯~我记得是……坂田同学!”

——男神竟然记得我得名字!

一种名叫幸福的感觉顿时溢满全身,尤其在看到冰室对她微微一笑,这个只要看到冰室就会失去全部语言跟动作的少女顿时像被一道粉色的箭射中了一般,从鼻孔里喷出两道鼻血,再一次的不省人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錵树:夏末你要振作啊!!!

不行了,感觉小黑屋已经在跟我招手了。榜单榜单我改拿你怎么办QAQ

这周更文时间乱七八糟,前面修文可能也要等到下周了【对手指】

还有!最近评论老是看不见是怎么回事,星辉酱的评论一直被屏蔽呢,*你是不是抽的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