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代在东京的家住了一晚,和预料的一样月山智明没有回家。不过因为有请定时工所以家里一尘不染的就像她离开时一样。打电话跟石川真司报了平安,又询问了下栗园的情况,知道她已无大碍的时候她才放宽了心,洗漱了下就去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直接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她到隔壁雨宫家蹭了顿午饭就坐上了返回秋田的班车。当然临行前她当然没有忘记请雨宫薰来参加阳泉的学园祭,后者蹙着眉思索了一番还是同意了。

“作为交换,下个月我们学校的学园祭你也要来。”

“那是一定!”

相比起雨宫的犹豫歌代回答的很干脆,雨宫听了脸上的线条舒展开来。

“好好照顾自己。”

歌代点头应下。

刚刚回到租住的公寓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一手掏钥匙一手接通了电话。

“你好,这里是月山歌代!”

“你现在在哪里。”

是中岛洋子的声音。

掏钥匙的动作一顿,“我在家,怎么了中岛学姐。”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就在歌代怀疑她是不是把电话挂断的时候中岛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银他不见了。”

她口中的银就是水树白银,就在刚才她接到水树家人的电话说水树白银昨晚一夜未归。想着他最有可能会去找歌代她这才打了这个电话。但是她的猜测显然是错误的,因为歌代听到水树失踪的事是那么的吃惊,“水树前辈不见了?”

中岛洋子的眉头当下就皱了起来。

“怎么会不见呢?最后一次见到水树前辈的人是谁?是在哪里见到的。”

至于水树不见的原因中岛心里有数可是不方便告诉她,于是只是跟她说让她注意下周围,看看有没有水树的身影。

虽然奇怪中岛洋子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不过歌代在挂了电话之后将公寓周围找了一遍,没有找到水树白银的身影。

她又给水树白银打了电话,漫长的嘟嘟声让歌代的心越发的焦急。就在她即将挂断电话之际,“啪嗒”一声那边的电话接通了。

她以为听错了,又盯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的通话时长看了一秒,终于明白这个电话是真的通了。她把手机贴到耳边,不管声音还是表情都很急切,“水树前辈,你现在在哪里。”

那边没有声音。

歌代紧张的又叫了一声“水树前辈”对方才有了动静。

他报了一个地点,歌代愣了愣,那是一家地下酒吧为什么水树前辈会在哪里!

不过她没有多想,也没有去想,知道地方找到人才是最重要的。

“水树前辈你在那等一会我马上就去找你。”说着她就挂断了电话。

这边水树皱着眉还想说什么,可是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后又把所有的话都咽下了肚子。

“阿拉!表情终于有变化了。”吧台里调酒师正用一块白布在擦拭酒杯,看到水树脸上表情的变化忍不住调笑道,“女人?我想这时候也就只有女人才有这本事了,不过你小子会对女人感兴趣这点倒让我很吃惊。”

水树瞪了他一眼,“你很吵。”

他宛若未觉,脸上带着笑目光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水树,“真好奇对方是怎样的人!”

水树还是没有给他好脸色,“滚!”

他不为所动。

他是真的好奇。

这家伙从昨天就一直坐在这里喝酒,醉了睡睡醒了又喝,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很不好,脸色铁青,浑身散发着冷气,不知道吓跑了他的多少客人,就连他都不太敢和他说话,于是由着他一杯又一杯的把酒灌下肚。直到刚才那个电话打来……

这期间电话并不是没有响过,期间他都只是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名字就一概不理。而刚刚那个电话他在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后身体明显一顿,原本垂着的银灰色眸子有着些微的变化,他盯着手机的屏幕看了半晌终于伸出了手。

他接通了电话并没有说话,那边也好像安静了一般,过了一会那边就传来了一声焦急的女声。

他看到水树的眉头松了松,距离有点远他听不清电话里的内容,不过她应该是在问水树的所在地,因为他听见水树把店名报给了她。

他不由抿着嘴在一旁偷笑,原来再冷的冰块也有融化的一天。

不久,走道那边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不过到了门口的时候反而慢了下来。他停下手中的活看向门口。

不一会,一个脑袋探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像是怕被别人发现一般。她先是看了眼里面发现没有其他人这才放下心来,他看到她松了口气后那对大大的眸子随即朝他们的方向看来。她从门后走了进来,还是小心翼翼的模样。看得出来她这是第一次进酒吧,这拘谨的模样让他有些忍俊不禁。如果不是水树的目光太过于凶狠的话他想他真的就这么笑出来也说不定。

“欢迎光临!”他笑着跟她打招呼。

“你、你好!”

她的脸有些红不知道是之前跑来的缘故还是因为紧张。

她的视线并没有在他身上久留而是走到了水树旁边,这几步倒不似之前的小心,只是当她走进水树的时候一张小脸随即皱了起来。

“水树前辈你喝酒了。”

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水树只是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未成年是不能喝酒的。”

这话不是对水树说的而是跟他说的,他看着她认真的小脸不由笑了。

他这是被警告了,是吧!

于是他转头对水树说,“听到没有,人家小姑娘都比你知道的多,亏你还是人家前辈呢。”

水树这次倒不生气只淡淡地看着他,“你也是我前辈,我也没见你知道的比我多多少。”

他笑了笑,“我知道的自然比你多得多。”

水树不理他。

他又看了眼歌代,“银,不介绍一下?”

水树还是不理他。

倒是一旁的歌代,从他们的对话中猜出他们是认识的朋友,所以原本想责备他让未成年人喝酒的事被她占时放下了。听到他的问话歌代见水树没有反应便自己做了自我介绍,“你、你好!我叫月山歌代。”

听了她的自我介绍他突然“欸”了一声,目光再一次在她身上打量着,“原来你就是歌代吗?”

歌代疑惑的看向他,“前辈你认识我?”

“有听过!不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歌代没有在意,他和水树前辈认识那么自然和中岛学姐他们认识,那从他们口中听说她的事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那人下一秒就推翻了她的这个想法。

“我妹妹经常跟我提起,她有一个非常笨的朋友,做事稀里糊涂的还喜欢睡懒觉。心肠软,总是没办法拒绝别人,每次都是她出手把人赶走。她总抱怨自己上辈子肯定是欠了你的,这辈子她才还债。”

“妹妹?”

歌代眨了眨眼,由着他的话想到了一个人。

他微笑着朝她伸出手,“初次见面,我是坂田夏末的哥哥坂田春,小夏平时给你添麻烦了。”

果然……

歌代愣了愣这才想起去握坂田春的手,“是我给夏末添麻烦了才对。”

歌代的脸上带着红晕,她没有想到夏末是这样在她哥哥面前说她,顿时有些无地自容,虽然她说得是实话。

她有些心不在焉,所以没有看到坂田春在看到她抬手的那一刻眼角似有若无的朝水树看了一眼,后者眉头一皱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抓住了歌代还想往前凑的手。

“诶?”

被抓住手腕的歌代抬头看他。

他蹙着眉用饱含警告的眼神瞪着他。

坂田无所谓的耸耸肩。

水树这才回头看歌代,“你找我什么事!”

歌代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因为中岛学姐说你不见了所以我……”

水树沉着脸,那对银灰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歌代不足他巴掌大的脸。知道察觉到坂田春看过来的探寻的目光他才回过神,眼中的凌厉少了几分,“你在担心我。”

歌代点了点头,“虽然觉得前辈不可能被欺负,可突然就这么不见了还是有些担心……”

“说得银好像小孩子一样。”坂田春在旁边插了一句。

水树依旧无视,视线紧紧盯着歌代琥珀色的眸子,“如果那个人不见了你也是这样担心么?”

那个人……

虽然水树没有明说不过脑袋脑中自然而然的就浮现了紫原的身影,她有那么一会愣怔,眼睫轻扇视线往旁边移了移又迅速转回,“自然是担心的。不管是水树前辈还是紫原君都是我重要的朋友。”

“朋友吗……”

水树的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一旁的坂田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水树已经率先站了起来对歌代说,“走吧!”

歌代不解,“去哪里?”

水树不答只是拉着她往前走,歌代直到这时才发现,他之前抓着自己手腕的手竟然一直没有松开。

她下意识的挣了挣,水树的手劲很大她没能挣开,倒是水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停了下来,歌代也跟着停下抬头疑惑地看着他,“水树前辈怎么了?”

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

她摆了摆手,后知后觉发现水树原本抓着她手腕的手已经松开了。

“我没关系的。倒是水树前辈最好要给中岛学姐报个平安,大家都很担心你。”

水树蹙着眉似乎不大愿意的样子,半晌终于点了点头。

歌代顿时放下心来。

“走吧!”

歌代愣了愣才明白这是要送她回去的意思,她顿时有些无奈。明明她都说不用了。

依旧是在公寓楼下水树跟歌代告别。

“谢谢水树前辈送我回来。”

银发的少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上去吧。”

她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刚一转身她就被人抓住了。

身体一顿她回过头不解地看着突然把她抓住的水树白银。

“水树前辈?”

银灰色的眸子闪了闪抓着歌代的手不自觉加大了几分力道。

歌代吃痛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又见水树脸色不对不禁愣住,连疼痛也暂时忘记了。

——为什么水树前辈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

“水树前辈?”歌代的担心溢于言表,“你没事吧!”

轻柔温暖的声音令他的心顿时平静下来,他抬起头对上歌代那对明亮的眸子,嘴巴张了张……

歌代眨了眨眼睛等着他说话,也许是因为水树表情认太过于认真她的心跳竟然加速跳动了起来。

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着动人的光华,他呆呆的看着,一瞬间竟然真的想把自己的心事全部说给他听。而事实上他也确实开口了。

“月山我……”

未待他多说一个字,他突然眉头一皱,身体比他本人更先一步探觉到危险,以多年打架的经验他身体下意识的绷起蓄力往后撤去,当然他也没忘记带上歌代。可是,突然一股力道袭来硬生生将他抓着歌代的手打落,眼前黑影一闪那人已经带着歌代站在他的三米开外。

愣在那里的哪里只有他一个人。

那人垂着眼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浑身散发的气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他的眼睛对上他的,顿时铺天盖地的杀气席卷而来。

饶是身经百战的水树也不由一愣,身体微僵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的双臂将歌代紧紧扣在怀里,一个眼神斜来眼眸眯起,他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低沉。

“不准你靠近小歌!”

作者有话要说:紫原:“小歌是我的你别碰!”

下一章紫原就明白自己喜欢小歌了【嘘!我没剧透】

然后有几件事要说一下:

1:下周周五前没更新

2、有更新的话是在修文大家就不用点进来了。

3、如果顺利的话下下周会把家教的新文片段放上来(18大好难嫖,嫖得我精神枯竭都梦见巴利安来我梦里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