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奈奈会大老远的从东京跑到秋田来,说是找月山智明而实际上都是为了歌代!正确的讲,是为了Eden的事。

在知道Eden的真实身份就是歌代以后月山智明便要求要将Eden的负责人从石川真司转到他名下。

用他的话说,“我的妹妹我自己会保护。”

石川真司虽然不愿但还是无奈地答应了,不过月山智明想了想,觉得他瞒着他把歌代拉近圈子这件事实在令他火大于是又找由头把工作都丢给了他。这样就有了之前栗园带着文件来找他这一幕。

歌代从栗园口中知道月山智明已经知道她是Eden的事后在签新合同的时候一颗心一直七上八下的,生怕月山智明冲她发火。

而事实上,月山智明虽然全程脸色不大好看,不过在和歌代说话时语气还是很平和的。

直到最后月山智明都没有开口责骂她,这让歌代有些奇怪。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这是你选择的道路那我会无条件的支持你。”

“欧尼桑!”

歌代感动地眼泪直打断。

“但是……”

他的话锋一转,就连语气也变得不善。

他的视线透过未关紧的门缝看向大厅,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紫发少年抱着薯条的身影。

他蹙起眉,“……只有那家伙我不同意!”

先撇开他妹控的那一点不说,他只是觉得这种毫无优点可言的男人怎么可能配得上歌代。

歌代愣了愣,月山智明脸上表情告诉她他并不是开玩笑。

她的手在方桌底下捉住了自己的裙角,紧紧的像是要把它揉碎一般,但是过了一会她又放开了,同时放开的还有她的心。

她抬头看着月山智明,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着他不知道的光芒,她说,“已经来不及了!”

月山智明瞠大了眼睛。

“已经来不及了欧尼桑!我已经喜欢紫原君喜欢的连我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了。”

她这么说着,清亮的眼睛里有液体滑出,尽管这样她的脸还是笑着的。

月山智明一瞬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自从出事以后就从没有掉过眼泪的歌代竟然哭了。

这个认识让他霎时间有些惊慌失措。

“歌代……”他伸出手笨拙地提她把眼泪擦去。末了他叹了口气,“我把前言收回。”

他改用手揉了揉歌代的头发,“只要你自己觉得开心就好。”

……

这是那天晚上歌代从月山智明口中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以后他不顾歌代的叫唤出了房间,在路过大厅的时候又瞪了眼紫原这才甩门而去。

栗园拉住欲追出去的歌代,“让他冷静一下好了。”

歌代原本还想趁着这难得的机会邀请他参加这周的学园祭,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她也邀请了栗园但她表示那天正好工作没办法参加,歌代惋惜的时候被栗园吼了声,“你以为都是因为谁的原因害我连休息的时间也没有。”

不顾歌代的道歉,继月山智明之后栗园也甩门而出。

紫原抱着盒美味棒站在她身后,一脸担心地看着她,“小歌你没事吧!脸色很难看哦!”

她颤巍巍地回过头,“紫原君……我好像被讨厌了……”

紫原看了她一眼,“没关系,我不讨厌小歌就好。”

不讨厌,心中已经溢满了喜欢,这样的情绪让紫原每天看见歌代的时候都觉得很开心。

很想说出来,可是……

“要等到合适的时候。”

“什么是合适的时候。”

“只要紫原君觉得当时的气氛还不错的时候就可以表白了。”

黑子那时候的话似乎还在耳边,他蹙着眉思索了下,还是没有明白他口中的“气氛不错的时候”是指什么时候。不过现在应该不行吧!

她看了眼垂头丧气的歌代,这时候应该要安慰的吧!

“小歌你今天的作业做了没?”

“欸?”她愣了愣,“糟了!”

所谓安慰实际上不过将悲伤化为抄作业的动力!

一番忙碌下来竟然到了睡眠时间,歌代打了个哈欠看向坐在她对面,明明参加了篮球部的超强度训练但没有露出一丝疲惫的紫原身上。

她想了想蹙眉纠结了一番还是开口了,“紫原君?你不回去休息吗?”

紫原回眸看她,他的回答让歌代瞬间凌乱。

他说,“不要~我要跟小歌一起睡~”

歌代笑了笑以为自己听错了,“紫原君刚才说什么?我闪了神没有听清楚。”

紫原又把话重复了一遍,“我要跟小歌一起睡。”

“咦——”

歌代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声音,看着紫原的目光变得有些奇怪,“紫、紫原君……”

看到她的反应这么大,紫原蹙了蹙眉,只一秒就松开了。

他垂下眼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不行吗?明明之前小歌说可以搬回来的。”

“那是你用作业本做诱饵……”

“我不管,我今晚就要在这里睡。”

紫原干脆像小孩子一样开始耍赖,“前面还在抄作业来着,小歌你这是过河拆桥哦!”

歌代抽了抽嘴角,总觉得从紫原君的话中她成了一个糟糕透顶的无耻小人。

不过为什么紫原君今晚非赖在她这不可?

“紫原君?你跟我说实话你的房间……”

紫原的紫眸微微瞠大,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歌代,“欸?小歌?为什么你会知道我那边的房子发水灾了!”

“……”

“早上出门的时候洗漱池的水忘关了,结果流的到处都是。”

“紫原君你还真是粗心啊!”歌代有些无奈地看着他,“如果不是我正好住在隔壁的话那你今晚要睡哪里?”

他想了想,“我可能回去找小赤。”

毕竟京都离秋田的距离不远,而且赤司家住的是别墅又有小车接送。

“赤司君吗?”

“小歌知道小赤?”

“虽然没有特意去记的意思,不过因为赤司君每次都是年段第一,久而久之也就记住了。”

再加上雨宫薰经常在她面前抱怨,赤司一直占着第一名的位置,而她只能和绿间抢夺第二名的名次。

“这样……”紫原像是想到了什么,“小歌的成绩从以前就是这样吗?”

一下子被戳中痛处歌代脸上有些悲戚,说出的话声音小的连蚊子也听不见,“……其实也没有那么差。”

好歹是擦着及格线低空飞过了啊,虽然这样的成绩还是雨宫薰强迫给她补课的结果。

往事不堪回首,歌代收拾好心情和以前一样将房间割出一半给紫原。

熟悉的布局让歌代有些晃神直到紫原叫她,“小歌!”

她一回头看到的是紫原光洁的腹肌,脸上顿时一红连退数步,“紫、紫、紫……”

紫原疑惑地看着她,“小歌怎么了?”

“衣、衣……”

紫原从她不成路的语言碎片里听明白了她的意思,“唔!我正想跟你说,我的睡衣湿了今晚就这么睡。”

歌代闻言一愣,目光从紫原未着寸缕的上身扫过然后迅速撇开。

——不行!不敢直视紫原君的脸。

像是知道歌代的尴尬紫原躲进了被窝,打了个哈欠,“好困小歌我先睡了。”

歌代这才回过神,冲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紫原君晚安。”

“晚安!”

歌代比紫原晚了半个小时躺进被窝,之前一直被她忽略的疲惫感席卷而来,她只是闭上眼就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

直到她的呼吸变得均匀绵长,隔壁床铺里的人这才翻了一个身,眼神清醒俨然之前都没有睡着。他愣愣看向歌代所在的床位方向,但是因为隔在他们之间的布帘他什么也没看到。他顿了顿,掀开被子也拉开了那块鹅黄色的布帘——

月光之下少女的脸看上去有些朦胧,脸上泛着淡淡的红光,这般恬静的睡容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不由有些看呆了。

“好狡猾啊小歌。”他低着声音说。

明明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而她却睡得这么香!

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公平的紫原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睡梦中察觉到疼痛的歌代蹙了蹙眉翻了个身,将整个后背对着紫原。

紫原盯着她纤细的脖子看了半晌,光洁嫩滑的脖颈就像刚刚打发的奶油正散发着诱人的味道,他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只是一口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这般想着他同时付出了行动,他慢慢朝歌代凑进,他可以闻到她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视线在她的脖颈处不移一分。

然后,他伸出舌头在各道脖颈处舔了一下!

口感丝滑,感觉一瞬间已经爱上这个味道的紫原低头又是一口。

这一次他明显感觉到歌代的身体一颤,连带着他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本该第一时间躲回自己被窝的紫原忘记了动作,睁着双亮紫色的眸子看着她转过身体,意外的是歌代除了不适的蹙了蹙眉外没有其他反应,就连呼吸的频率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呜哇~睡得好沉……

紫原忍不住对歌代的睡功感到汗颜。

不过……

他掀开被子的一角躺了进去,被窝里全是歌代的温度,他伸出一只手将歌代搂在怀里

“睡得这么沉的话一定也察觉不到吧!”

那时候的紫原笑得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作者有话要说:已经同床了各位看官可还满意~(≧▽≦)/~就要功成圆满了,作为亲妈我还欣慰~~~

接下来的更新会放慢。

下一章:

“最爱你的是我,那不是那个趁机偷吃豆腐的小子。”by月山爸爸